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六)

灵犀意·泪眼难言


看标题就知道虐了……也不算太虐吧反正……我流OOC谢谢所有来看我的文的小天使们。尤其是评论的小天使——希望你们这章别被虐到……溜了溜了大过年的……

————————

楚留香爱苏蓉蓉吗?

少侠觉得他爱。

楚留香如此爱护蓉蓉姐,就连一个过路的姑娘,看着没什么武功,他也担心蓉蓉姐会被欺负。

 

楚留香爱张洁洁吗?

当然爱啊,少侠想。

楚留香亲口承认,那是她的妻子啊,怎么会不爱呢。

 

爱,是可以分享的吗?

为什么这和华山上的师姐们说得不太一样?

为什么蓉蓉姐离开的时候,看着她的表情,自己会难受得想哭?

为什么……

 

万圣阁的人来搅乱麻衣圣教的时候,少侠看着混乱的场面,根本拔不出剑来参与。

她没有力气了。

心里空荡荡的,又觉得很堵。

“蓉蓉姐……”

她哭不出来。

但她很想哭。

 

“千万不许爱上他。”

“有一天你会懂我,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这份酸涩。”

“感情,注定不能容下第三个人。”

 

当晚,她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三句话,索性觉也不睡了,翻身出门。

 

该说她运气好呢,还是不好,总之到哪儿都能遇到与万圣阁有关的人。

不是他们的人,就是他们的敌人。

“方思明……?”

和一个青衣小姑娘在一起。

他似乎受了伤,旁边还有一队黑漆漆的家伙正在图谋不轨。

 

“你刚才那一招好帅!”

青衣小姑娘看到少侠,一个猛扑,激动地直摇她。

“呃……这其实只是普通的一脚回旋踢……”

跟踢二丫他爹没什么两样。

但是少侠心情非常差,所以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和这位小姑娘开玩笑。

她很喜欢和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嬉笑玩闹,但是这位青衣小姑娘……是不同的。

少侠的心情更差了。

 

“我叫绿萝,谢谢你救了我和美人哥哥!”

“美人哥哥???”

是在说方思明???

美人……这是个成功的笑话,少侠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啊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被方思明瞪了一眼,少侠瞬间住嘴,还被呛到,不得不尴尬地转移话题:“呃……刚才那群人是?”

换了个话匣子,绿萝还能说个不停,把自己村的秘密全抖给了才刚见面的少侠。

“不嫌弃的话,来我家喝杯热茶吧!”

说完,就自顾自风风火火地跑开了。

“喂……唉。”

真是个不省心的……等下,我有资格说别人?

 

“怎么不见楚留香?还在和他的小美人缠绵。”方思明的声音打断了少侠的思绪:“儿女情长的人,不足为惧。”

“你话里有话啊。”

“呵。”

“……”

不知为何,少侠听出了一丝嫉妒的味道。

 

方思明喜欢张洁洁?

不可能。

他们估计都没见过几面。

那楚留香还能有什么值得他羡慕的?

吸引女人?

身后跟着一群红颜知己?

“羡慕他干嘛啊。你不是也有一个了么……”少侠小声吐槽。

“你在说什么。”

“啊没……没……呃,我是说,美人哥哥这个称呼很适合你?”

“……”

如果是别人,还敢提这四个字,此时估计已经被方思明一爪子拍死在土里了。

但这是少侠。

他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

“闭嘴。”

所以他只是丢给他两个字,稍微吓吓她。

这么想来,跟逗小猫玩似的。

少侠觉得自己说错话,于是第二次转移话题:“绿萝说你受伤了……”

“无可奉告。”

这回方思明转身就走,明摆着不打算回答她的问题。

 

和她没关系的事,最好别告诉她,别牵扯到她。什么都不知道才是最好的保护。

方思明盘算着。

免得那群恶心的垃圾找她的麻烦。

 

和我没关系,所以不打算告诉我吗?

少侠愣愣地盯着方思明的背影。

连关心他的资格都没有……吗。

 

摩云村和壶口村的悲剧故事听着有些老套,但也算是一件大事。两个村子之间的矛盾把少侠弄得更加混乱,再加上绿萝一个劲“美人哥哥”“美人哥哥”的叫,使得到了晚膳时,她连动筷子的心情都没有。

 

“咦,少侠,你怎么不吃呀?”

“……我不饿。”

“人是铁饭是钢嘛。不用客气,来来来我给你夹——”

……

整顿饭,方思明全程盯着绿萝给少侠夹菜。

大大咧咧的绿萝自然不会发现,担心自家女儿在恩人面前疯疯癫癫太丢脸的叶隐(绿萝她爹)也没空注意方思明,但是少侠注意到了。

这视线,简直比应天府里那群捕头盯着犯人还要牢。

这方思明也真是,绿萝姑娘被你这么盯着,叫她怎么吃饭?

不能驳了叶先生的面子,少侠扒了几口青菜,就摞下了碗。

于是方思明也不吃了。

???

莫名其妙。

“我……出去透透气。”

呆不下去了,还好方思明没追出来。

再被他盯下去,估计得在身上烧穿出个洞。

这顿饭,菜非常可口,但是桌上的人……不得不说,非常不悦。

 

方思明回到暂居的客房,仍旧没有想明白。

她到底怎么回事?

不开心是肯定的,鉴于那个楚留香身边的白衣小美人苏蓉蓉,与她关系密切,此番估计在为她的离去而伤心。

但也不至于那么大火气吧。

这两个村子的事又没轮到她来管,何必动怒?

思来想去,接触到她的人里,只剩下楚留香没被排除嫌疑。

还有那个麻衣圣女。

“哼。”

果然是吃醋了么。

楚留香到处沾花惹草,风流成性,所以连她也气到了?

气得连饭都不吃了。

亏他还一直紧盯着给她殷勤夹菜的绿萝,免得那个小姑娘动什么手脚。

毕竟,无事献殷情的人,在方思明的判断里,绝对没安好心。

看来不需要太过防备了。

少侠根本不吃,也就没人能用下毒的方式来害她。

而那个绿萝是真的单纯,单纯到傻里傻气的地步,应该不会弄出什么大的动静。

“……”

该死的楚留香。

闭上眼之前,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少侠悲伤的脸,方思明就觉得,现在不仅少侠不开心,他也不开心了。

 

女人的火气是可以累积的,方思明第一次感受到这一点。

“你怎么变成了这样。”

“你从来没有了解过我。”

“哦。”

“……”冷漠的少侠?方思明皱眉。

但是方思明是不会因为对方改变态度而停止他想说的话和想做的事,于是他继续重复他的世界观,丢给少侠去判断。

“杀光危险的人,才能高枕无忧?”

“难道不是吗?”方思明抬眼,以示问询。

“理论上来说,你说得挺有道理,但你杀的完吗……你怎么保证你杀完了呢……”

“……”

她还是那个她,还是那个十分有趣的少侠。

方思明安心地看向别处,绿萝跑来把少侠叫走,他也不多话。

 

热心的少侠虽然不太喜欢绿萝,但对于她的事,她还是乐意相助。

“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哪里有快乐?”

“这……”

爱可以分享吗?

退出,就一定是成全吗?就一定是最好的结局吗?

蓉蓉姐……

“少侠你说,我的观点对还是错?”

“一定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才开心啊!对不对?”

 

(对还是错,分线吧分线吧我也学网易的那套好了)

 

选项1 “你说得对。”

“我就知道少侠你也是这么想的!”

看着再次兴奋起来的绿萝,她露出一丝苦笑。

为什么蓉蓉姐选择了退出呢?

好难过,希望珊瑚姑娘不要重蹈覆辙啊。

 

 

选项2 “世人都偏爱大团圆,但是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幸福的故事?”

“没有的话,就去创造啊!”

看着义正言辞的绿萝,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也许真的应该劝劝蓉蓉姐,劝劝香帅,也许就会有所转机。

罢了。与其感怀过去,不如着手改变手边的未来吧。

 

 

(回归主线!)

“我送你去见凉生!”

一定会没事的,这一次。

我一定能改变她们的命运!

 

这两个小姑娘的执着——一个坚决不给大家添乱,宁可牺牲幸福、另一个坚决改变大家的命运,不惜冲撞长辈,把少侠搞得焦头烂额。

在一旁坐观的方思明感慨,真是和她一样的倔脾气。

自己已经习惯把她作为衡量女性的标准了?

“习惯真可怕。”

“少主?”

“没什么。”他的声音又恢复了往日的冷漠:“你该执行你的计划了。”

“是,少主。”

 

再一次见到万圣阁出手,少侠觉得自己那套专门对付万圣阁的剑招套路没有白练。

只是这一次,没看到方思明在附近。

绿萝受了伤,所幸很轻,看着她喊疼的样子,少侠于心不忍,留下了自己身上最贵的止血药,决定去找方思明谈谈。

要不要找方思明报销那几颗药丸?

挺贵的,那是她帮别人跑了多少天腿才换来的呢。

 

“你果然是故意的。”

“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区别,我还是伤到了她。”

“……”

沉默。

才恢复几分神采的少侠瞬间回到了刚进摩云村的样子,不,甚至比那个时候还要颓废。

你很在意吗?

她不敢问,于是换了话题:“这样太危险了,明明还有别的方式——”

“我喜欢剑走偏锋。你放心,那个废物已经被我罚过。”

真累,方思明心想。

那个废物,非得在她面前伤到人。就不知道少侠最看不得别人伤害她的同伴吗?

 

少侠也觉得累,虽然原因不同。

她鼓起十万分的勇气,才把那句话问出口:“为什么这么帮助绿萝?”

话音刚落就后悔了。

何必呢,问到的答案也许……

“因为她足够干净。”

“她是第一个看到我的时候没有嫌弃、惧怕和谄媚的人。”

真好啊,绿萝姑娘。

“纯粹的事情有时候会让我想破坏掉,但她是个例外。”

真好。

她是个例外呢。

 

“是吗……真好。”

少侠有些明白了。

蓉蓉姐说得对。

“千万不许爱上他。”

“有一天你会懂我,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懂这份酸涩。”

“感情,注定不能容下第三个人。”

懂了。

原来蓉蓉姐是这样的感觉。

少侠不去看他,抬头盯着天空中飘过的孤云。

 

她快哭了。

到底怎么回事,这两个破村子也能有人欺负她?

还是说,楚留香也来了?

既然他来了,怎么不见那群废物汇报呢。

方思明看着她强行抬头把眼泪憋回去的幼稚举动,非常烦躁。

怪自己太敏锐,她很努力在掩藏,还是被他发觉了。

说点什么吧,但说什么好?

安慰人,他不会。他只学过怎么讨好女人,但他觉得她不需要他学过的那些东西。

她需要的,他没学过。

突然有些怨义父,怎么不让他学完全部的技能。

她真的要哭出来了,云都飘走了,万里长空无云,她还在盯着看。

啧。

方思明把罪全怪在楚留香头上,在心里又记了他一笔。

 

少侠觉得自己长时间不说什么,气氛有点怪,而且方思明的心情也不愉快了起来。

她不想让他不开心。

说点什么吧,说什么好呢?

“最后一问题。那些黑衣人……”

开口的一瞬间,她觉得方思明好像没之前那么不愉快了。

果然是因为自己吧。

“怎么?”

“你是不是万圣阁的人?”

……

“如果我是万圣阁的少主,你会不会杀了我?”

少侠一愣。

少主?

原来你……难怪那么有钱的吗?

杀你?

我多大本事能杀得了你?

再说少侠不舍得啊。

 

“不会,我当你是朋友。”她冲他笑了。

方思明一愣,看着她的脸。

他一直觉得她是个傻傻的小姑娘,有点呆,在楚留香的带领下做尽好人好事,而她自己本身不会带有太复杂的感情。

所以他放心和她接触,看到她的武学才华后,还想拉拢她进万圣阁。

不复杂,也就能更好地控制她。

后来,他不想让她和自己一样,所以他只字不提万圣阁的事,安安静静扮演一个偶遇的“神秘朋友”。

不复杂,也就能更好地保护她。

但是现在,他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悲伤,她却在笑。

“告辞了,我的朋友。”

他忍住想要走过去抱抱她的冲动,落荒而逃。

————————

未完待续

评论(25)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