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目》

少侠女,无名字,无门派设定,可自行代入。

OOC归我,方思明归你。

BE预警。

渣文笔。

 

——方思明——

“我喜欢你呀。”

 

究竟谁才是那个执迷不悟的人?

不知道。

方思明不想思考这个问题。

他不想思考任何问题。

 

明月山庄一役,万圣阁少主没死成,反被“蝙蝠公子”带走,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人质。

至于蝙蝠公子就是无争山庄少庄主原随云一事,方思明并不感到惊讶。

或许很早就知道,或许刚刚才发觉。

 

其实他只是不感兴趣而已。

心死的人,不会过多在意外界的事情。

 

义父不会回来寻找自己的。他很清楚这一点。

父子情深的最后戏码演得彻底,毫无退路的残酷现实赤裸裸的在他面前铺陈开来,他的心中却没有半点波澜。

连眼泪都不曾有过。

 

“方思明!”

只有那一声哀唤,回荡在阴森的明月山庄,像是怨鬼的控诉,一遍一遍逼迫他直视自己的残忍。

他知道这样做会伤她的心,但他还是这么做了,得到了她哭泣的脸。

他想拂去她的泪,却是出手,伤了她的眼。

 

那个蠢货还是跟着楚留香一路追了过来。

 

他听到这个消息时,正被关在地牢,无聊地盯着角落里一只蜘蛛。

耳边似乎传来了吵闹声,他看着手上的护甲,金色的爪子上残留着血迹。

 

“小蠢货。”

他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至少他的心底重复默念着这三个字。

 

他快疯了。

 

他保持着歪头看自己的爪子的姿势,呆愣了好久,仿佛被蛊惑一般,舔了舔其上干涸的猩红。

仿佛这样就能缓解干燥的唇舌。

那是她的血,他不会认错的。他伤了她,很重。

血混合着泪,沿着她干净的脸挣扎下落。她惨叫出声,震得他耳膜生疼。

却比不上心底被活生生割开般尖锐的刺痛。

 

他没有疯。

 

蝙蝠公子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所以方思明很好奇,到底是谁,出了多大的价钱,才能说服原随云放他离开。

他以为“不怀好意”和“交换人质”的剧情,似乎并没有出现。

直到他见到光明的那一刻,他看到了她。

 

他的小蠢货。

 

那一片芳华纷飞,那一袭红衣映血,那一声弦音断肠。

血顺着蝙蝠公子的衣摆向上爬去。

琴声戛然而止。

 

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踏上江南的土地,只觉得全部力气在确信她死去的那一瞬间全部抽离。

他回到了江南的水畔,晚风拂过他的白发,像是她脉脉的低语,又像是她羞怯的轻吻。

 

“我喜欢你呀。”

 

远处似乎传来了断断续续的箫声,方思明回过头。

 

眼前,那个双目炸裂的少女微笑着朝他伸出手,脚下的业火和天光一齐迸发出耀眼的光芒。

他分明看到了少女血肉模糊的脸上,刻着入骨的绝望。

四周围着他们的,是万千厉鬼撕扯着他的皮肉,是震耳欲聋的欢呼和唾骂。

他毫不犹豫地握住少女冰冷的手。

 

“我喜欢你呀。”


————

意识流产物……可能会有后续?

评论(21)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