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零落(一)——妖琴师×我【bg】

*角色属于网易,ooc属于我。
*意识流,写到哪算哪。
*先甜后虐,BE确定。
*私设阴阳师为5位,嗯。多出来的那个是“我”。
*除了妖琴师,都是官配。

一、
晴明庭院很大,但是被那么多式神和五位阴阳师拥挤在这里,空间也所剩无几了。尤其是还有一群吵吵嚷嚷跑来跑去的闹腾的家伙——我是说山兔和孟婆。

那一边的赛跑还没结束,这一边,九命猫又抢了铁鼠的东西,两人僵持不下;觉又把童女弄哭了,鲤鱼精和童男都忙着安慰她,萤草在一旁愤愤不平地瞪着觉,也没说什么;前些日子收留的椒图在倒是躲在蚌壳里安安静静,不过那个蚌壳一直在移动,从童女哭出声来开始就没停下过。

鬼使黑白两位既然是兄弟……我不是很想打断他们,但我很想告诉鬼使黑,让他把那大镰刀收一下,背后的灯笼都要被刮破了;跳跳兄弟还在争论“嫂子”的问题,跳跳妹妹却已经抱着妖狐的尾巴爱不释手;樱花和桃花边笑边窃窃私语。我顺着她们的目光看去——

晴明伏在石桌上写着什么,树后的红叶紧紧盯着他看,头上都冒出了爱心还浑然不觉;三尾狐懒洋洋地躺在樱花树下,眼神却一直在神乐附近转悠,似在回忆什么;白狼每拉一次弓就要回头看源博雅一眼,一次不落;凤凰火被八百比丘尼和雪女夹在中间进退两难,一脸黑线……

我看着手里仅剩的蓝符,纠结到底要不要再添一个“麻烦”回来。毕竟,不论是眼下的庭院还是那四个人的身边,都不消停。

“别召唤出一个人整天盯着我看就好。”我自言自语,走向了召唤的法阵。

“你去哪儿?”

“啊……神乐。”我转过身,伞下的少女注视着我手中的蓝符,了然地点点头。

需一同前往的晴明走向我们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眼红叶和三尾狐的反应。

算了。就当没看见吧。

我小心翼翼地在蓝符上画出了五星芒,蓝符飘向半空,化作蝴蝶碎片,缠绕着吞噬了下方的小纸人——

比平时更加耀眼而清晰的红光闪过,一个抱着木琴的人影便出现在法阵中央。

这位是……

“是妖琴师。”

神乐说道。

晴明要准备布置新的小纸人,神乐自然是要和晴明一起的。我看了一眼妖琴师,心里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请跟我来。”我僵硬地说着礼节性的话语,实际上我早已退开三步远。

“呵。”他冷笑,还是安静地跟了上来,不急不缓。

当我们回到庭院时,那群叽叽喳喳的式神们瞬间围拢过来,对着妖琴师指手画脚。姑获鸟却只在一旁笑吟吟地看着。按照她对这些孩子们的宠溺程度,反正说与不说,结果是一样的。

倒不如看看妖琴师作何反应呢。

“稍微安静一点。”

他无甚表情,出口皆是冷言冷语。

与神乐不同,神乐的表情甚微,但感情却是炽热的。尤其是她看向晴明的时候,才会露出的那一点点不易察觉的微笑。

我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那些被妖琴师唬住的孩子们一哄而散,避之不及。

“总之,请多指教。”四下安静无人,我向他行一礼。

“你是个人类?”

“是的。”我知道他话中暗含的讽刺,可我认为,此时若是服软,怕在日后的战斗中,他便难以听从我的命令。

我作为阴阳师,却没有晴明他们那样的灵力,我唯有依靠头脑,谋划战略,出奇制胜。

“原来如此。”他意外地只是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偏宅。良久,门内传来了隐隐约约的琴声,清冷恬静。

我站在门口,直到神乐过来拍了拍我的肩,才回过神来。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