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遗落的行界·寻

说明:看到了行界在摩点网上的众筹,世界观很吸引我,又看到最后一档能够自定义一个角色,义无反顾地做了一次“金主”。希望能够实现我的小小心愿。
谨以此文送给不再存在的他。希望能在行界遇到。
还有,私心地希望还能遇到看此文的你。

如果我没有那么做……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我……
如果没有这个世界……
“我会去创造它,保护你。”

“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
“源,真理是什么东西?”阿悠抬起头来,向那个坐在自己身边的人发问。
“是你需要寻找的东西。”他看了看一脸困惑的女孩,拿过了她手中厚重的书:“好了,睡吧,不早了。”
“嗯。晚安!”她将床边的灯关掉,对着暗处说。
她患有夜盲,所以失去了灯光,便失去了视觉。
所以她不知道,他还没走,而是静静地拿着那本书,看着她。
直到她睡着,他才悄悄离开了房间。
“好梦。”他关上了门,轻声回答。
祝福的话语每天都在说,但任谁也不可能一辈子不经历噩梦吧,只是大部分都在醒来的那一刻忘却了而已。
当然也会有记忆深刻的梦境。
那晚,阿悠梦到那个一直一直拉着她的手,指引她方向的源,突然松开她,就这么消失不见。
随着他的消失,整个梦境开始崩塌,无数鲜红的熔浆从她的脚底迸发出来,她来不及尖叫,来不及反应,甚至来不及恐惧,便被瞬间吞没。
“源!源!!!”
她猛然坐了起来,惊魂未定。
从门缝透进一点微弱的灯光,是她唯一看得到的东西。
但没有人进来,门内门外,一片死寂。
“……晚安。”她揉了揉眼,乖乖躺下。
却迟迟不敢闭眼。一闭眼,便是漫天喷洒的熔浆,和满眼的猩红。
直到眼皮开始打架,就算再不愿意入睡,也没了精神支撑意识的她终于落入了浅眠。
他却一直站在门口,沉默。
“……”
抬起的手紧紧地握住了门把,可终究还是沉默,转身离开。
“晚安,愿你不再做梦。”

数年后,阿悠闯入了被所有人称为“禁地”的地方。
“不复牢”——听源说,去了那里的人都会万劫不复,故而得名。
“我要去救人!”阿悠说,“我不怕!”
“可……你去吧。小心一些。”
可我并不希望你以身犯险。
但我不得不让你去。我能做的,只有等待。
等待总是漫长的,当阿悠和另一个人跨进门槛时,他放下了已经没电关机的手机,觉得自己像是等了一个世纪。
“源!我回来了!”
他抬头,看到了那个被带回家的“陌生人”。
夜盲的阿悠这才发现,“陌生人”跟源的长相几乎一模一样。
“好久不见,哥哥。”
原来,被自己寻找到的,是源的哥哥呀。阿悠笑着,幻想未来更加“幸福”的生活。
真好。每个故事的结局总是大团圆。
“政,我是阿悠,请多指教。”
“嗯。”他随意摸了摸阿悠的头发,阿悠腼腆地低下了头。
但是阿悠始终明白,他和他,还是不一样的人。

阿悠哪来那么大本事,闯到那种地方去,别提去救人了,恐怕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的处境吧。不过幸好有他在。
不过这种“自来熟”当然不会有好心。未雨绸缪是必不可少的。
“我警告过你了,后果自负。”
“废物。我还轮得到你提醒?”
源摇了摇头。哥哥,你这一次,可是输得一败涂地呢。
只是她……
“对不起。”
我再一次利用了你,阿悠。

源失踪了。任凭阿悠怎么找,还是找不到他。
也是,他本来就神出鬼没的,找不到人很正常。过几天就出现了。
可是过了好久,他还是没有出现。
“喂。跟我出来。”
“去、去哪呀?”
“去了就知道。”
这话多半是骗人的。阿悠大半夜地被政拖出去,连到了没到都搞不清楚,更不知道“去哪儿”和“现在在哪儿”。
下了车,一路磕磕绊绊,几次差点被台阶绊倒,还好被政拉住,阿悠终于到了光亮的室内。
可也来不及发出欢呼,阿悠便注意到了那个身影。
源!
他却像完全没注意到他们似的,一直安静地站在一旁。一动不动。
“你不是想见他么。”政冷冷地嘲讽道,声音带有一点微妙的欣慰。
“是、是啊……我终于找到你了,源。”阿悠颤抖着,试探性地看着他。
阿悠确实意识到了危险与非比寻常的凝重气氛,可阿悠怎么也没想到他会突然朝着自己开枪。
那是一直保护她,引导她向前走的人啊。
来不及哭,政已然反手将她拉到门后。
两声枪响,只有一个人倒下了。
“哼。不愧是废物。”
政转过身去,不屑一顾。
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弟弟带着怎样诡异的微笑离开这个世界。
虽然结果是这样……但,你还是会输的,哥哥。
对不起,阿悠。
阿悠甚至忘记了哭泣,只是盯着他看,脑中一片空白。
政拉住她,一如当年的源:“走吧。”
阿悠懵懵懂懂地离开了那里,她只记着一件事。
寻找。
回头再去找他吧。
源,一定会没事的。政,也一定有他的理由,才会无奈开枪吧。

政输了。
输得彻底,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的,完完全全地输了。
输的原因只有一个。
“阿悠。”
阿悠像是被惊醒一样,立刻放下了手中的书,抬起头来看着他。
“很晚了,睡吧。明天再看。”
“好?不过现在才九点啊……”阿悠看了看闹钟,不明白为什么一向晚睡的政会突然要求自己那么早躺下。“我还没看完呢。”
“是‘已经九点了’才对。快睡吧。”他看了看一脸困惑的女孩,拿过了她手中厚重的书。
“嗯。晚安!”她将床边的灯关掉,对着暗处说。
失去了灯光,对她而言便是失去了视觉。
所以她不知道,他也没走,而是静静地拿着那本书,看着她。
直到她睡着,他也没有离开房间。
“别做噩梦。”他替她掩好了被角,在心中回答。
可这噩梦不是你想不做,它就不会光顾的。
这一次,阿悠梦到的场景,是一个工地。
阿悠一个人站在粉碎槽的底部,静静地看着头顶的巨大铁块砸下来,无处可逃。
会死吧。一定会的,粉身碎骨。
不……可是逃不掉啊……!
“别愣着!”
阿悠抬头:“政……”她都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让那大铁块不落下的。
梦么,总是奇奇怪怪。
“这样的粉碎槽上方都会有一个入料口,趁它上去的时候,逃!”
“可是……”
“别怕。”政看着她,平静地说:“它上升的时间有三分钟呢。”
“嗯。好。”
我尽量在一分钟内逃上去,他也能离开了吧。阿悠想。
一分钟比较艰难,不过在政的帮助下,蹭了一身灰的阿悠终于爬上了入料口。
“你也快上来呀,我——”
话音未落,身后巨大的铁块便以快于阿悠的反应的速度落了下去。
什么……为什么……是这样……
十秒后,巨大的铁块再次缓缓升起。
甚至能清楚地听到血肉粘连的声音和鲜血的滴答声。
“不……不要!!!!”
政!!!!!!
她猛然坐了起来,惊魂未定。
“怎么了?”身边的人也被吓了一跳,安慰似的抓住了她的手。
阿悠看不见,但是感受到了他手心的温度。
他还活着,那一切都只是梦而已。
“别哭,阿悠,坚强点。”
阿悠点点头,却还是忍不住泪流满面。
“不要死掉……别离开我……”

又是几年过去了,阿悠一直呆在政的身边,她快要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的时候,总会想想已经离开她的源。
不要走啊……别离开我。
中秋佳节,阿悠收到了未署名的来信,趁着夜幕还未降临,她慌忙地赶到了他的家。
门锁着,不像是主人匆匆离开的样子。房里的物品也依旧摆放整齐,并没有想象中的一片狼藉。没有东西被打碎,也没有任何破坏的痕迹,除了屋内安静得可怕。楼上也没有开灯,一片漆黑,像是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政?”
没有人回答她,除了窗外的风呼啸而过,仿佛察觉到了她的不安。
“怎么出门连窗户都不关。”她小声地抱怨道,关上身后的门,走向窗边。
素色的窗帘被风刮得翻飞而起,明亮的月色照耀进来,散发出虚幻的,不切实际的光芒。
她找遍了整个房间,只在她的桌上找到了一封信。
“阿悠。”
读信的时候,阿悠甚至能够隐约听到他的声音。
不要……为什么……为什么都要丢下我!
“我做错了什么吗……”阿悠无助地哭了起来,紧紧攥住那封信。
我想来找你们……我想你们……
“阿悠……”
“遗失的世界……”
“快走吧,阿悠。”

阿悠似乎再一次陷入了梦境。
她梦到自己,只拿着手机,在一片黑暗中行走。
没有光。
没有声音。
一片混沌。
这是哪儿……?
阿悠漫无目的地走着,自己的方位能很清晰地反映在手机上,但自己怎么都看不见身边的任何事物。稍远处,有一个发光的符号。
我应该去那儿吧。阿悠想。
她朝着那个方向奔跑过去。
快一点,再快一点!
“阿悠。”
她停下。
手机上的地图,显示着她的方位。
到了呢。她缓缓抬起头来。
“好久不见,阿悠。”
她说不出任何一句话,只是看着他,泪流满面。
“好、好久不见……”
他点点头,任由阿悠拥抱着并不存在与此的自己。
能带来哪怕一丝安慰,对她,对他。都是莫大的救赎。
而在阿悠心里,他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他终于回来了。

评论(7)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