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赛斯洛尔罗角色文

赛斯洛尔罗老师好久不见
新开三坑,一起填系列
#赛斯洛尔罗#原创角色文
与我的小说背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官方同人(噗嗤)

纤细有力的指骨间夹着两支的试管,管内都装有液体。
一种绿得诡异,另一种红得压抑。
白色的粉末被投入暗红,手腕微震,粉末立即与红色剧烈反应,那原本死寂的暗红似乎活跃了起来,开始变成鲜红。
如同这满地的,鲜红。
狭小的空间里布满各类大型容器、仪器,药品整齐地排列在架子上,仅仅是这体积庞大的架子就已经占领了整个实验室的三分之一。唯一算得上宽阔的地方只有窗边,一张磨了棱角的桌子,不协调地配上了一把旋转沙发椅,这桌上也不曾闲置,跳动的火焰正在加热一杯清澈透明的溶液,随着温度的不断升高而逐渐呈现出凝胶状,甚至在底部慢慢固化,呈现出扭曲的纹路。
狭小的空间越乱,视线的死角就越多。
总会有漏网之鱼。
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还剩下一个猎魔者。
他目睹了其余17位同伴的惨状,原本就抖动不已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武器被剥夺,身体被束缚,肢体被切断,因恐惧而瞪大的瞳孔中,只余下那个“灾难”的倒影。
“灾难”。
这是“灾难”。
虽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可自己确实亲眼看见他屠杀人类的情景。这可不得不相信那个传闻了。
手中的枪还能继续攻击,这个勇敢的猎魔者仍旧不愿放弃。
放弃,会死。
不放弃,可能活。哪怕概率小得可怜。
僵硬的双臂再次举起,扳机的扣动不过一念之差。牙齿在打颤,背后流着冷汗,死死盯着那个不停震荡试管,紧锁眉头的白色身影。
白色的“灾难”。
试管中的鲜红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很快消失,再次化为毫无生气的暗红,不论如何添加那种神奇的粉末,也再无法唤醒它。
“(可恶)。”口中吐出了奇异的语言,“灾难”的眉拧得更紧,“(死吧)。”说着,便随意将那支“失败品”扔向墙角,这个如同小孩子撒气的举动倒是把那个可怜虫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灾难”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而是将白色的粉末投入了绿色的那支试管,继续重复不断震荡的动作。
被遗弃在地上的残破试管肆意滚动,被惯性所驱使,停在了猎魔者的眼前。
猎魔者伸长了手,想要一探试管的究竟,却还差那么一点点。好奇心让他忘记了自己的处境,他努力地探直了身子——
哗啦。
哪怕是非常细微的声音,在如此安静的空间内也足以吸引“灾难”的注意了。不过这一回,他似乎并不感兴趣这儿的风吹草动,聚精会神地凝神观察绿色液体的变化。
猎魔者终于拿到了被丢弃的失败品。破碎而尖锐的边缘划伤了他的手,刺痛过后也没什么大的反应,他便放下心来,仔细端详这支奇怪的试管。
这虽然是个失败品,但仍旧有不少价值。
未知的暗红液体,神秘的白色粉末,都是什么呢?如果带回去,一定会有重大发现。
猎魔者抬头看了看“灾难”,他早已放弃了还是以失败告终的绿色试管,将桌上燃烧的火焰加大,原本的液体已完全成为凝胶状,固态的扭曲纹路越来越清晰,只是目前还看不出那究竟是什么。
“灾难”盯着那纹路看了一会儿,便转身走进了阴影。
猎魔者心惊胆颤地等了好久,也不见动静。于是他大了胆子,拿起手中的试管,蹑手蹑脚地跟了上去。
阴影背后,是个相比狭小的实验室更加空旷的房间。童话般的装饰和温暖的被褥,整齐的桌面和干净的墙面,和昏暗的灯光,冰冷的空气形成强烈的对比。
床上坐着一位小女孩,仰头看着那个“灾难”,似乎在说着什么,可惜听不清。
“灾难”点了点头,将她抱下了床。
小女孩穿着很长的裙子,似乎遮住了她的双脚。那裙子是纯净的黑,床很高,被“灾难”抱上椅子时,裙边飘起,衬得那女孩如同一只折翼的黑天鹅,无助地落进了另一个陷阱。
“我的礼物吗?会是什么呢?”女孩低下了头,自言自语。
人类的语言。
那个女孩,竟然是个人类?!
猎魔者躲进了架子的背后,躲避“灾难”的视线。直到“灾难”离开这个秘密的房间,猎魔者才从架子后走了出来。
那女孩子的警觉性非同寻常:“咦?你是谁?”
“另一个人类。”猎魔者回答道,声音里带上了一丝莫名的激动。
找到了。
找到了逃出生天的道路!
“人类?原来你跟我一样。”小女孩笑了笑,腼腆地扯了一下裙角。
“你能够帮助我吗?”猎魔者问道,慢慢走近她。
“遇到麻烦的话,可能找老师帮忙会比较好哦。”女孩将裙子捋平,认真地回答。
“老师?”猎魔者悄悄提起了枪。
“嗯,老师。他刚走——咦?那你是怎么进来的呢?”
“你的老师,竟是那个‘灾难’?”猎魔者嫌恶地看着她,目光非常不友善,甚至带上了鄙夷。
与魔族为伍的人类,都是叛徒。
这老套的要挟方式,这老套的结局——要么猎魔者死,要么,他就能好好活着。
反正都是两个极端,值得一试。
“老师不是!他没有屠杀人类!他——”温顺的女孩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情绪瞬间失控。
“老实一点!也许你就能证明他不是‘灾难’。”猎魔者瞬间将枪顶在了小女孩的额头上。
“老师不是灾难——!”她恍若未觉,继续大喊,像是在发泄着什么。
不出所料,“灾难”被这巨大的喊声给吸引了过来。自己原本的死气沉沉实验室出了那么大的动静,任谁都会意识到危险。
没有多想,他冲进了那片阴影。
“(怎么了)?”这奇异的语言,果然人类是听不懂的。可他却能理解人类的语言,着实可怕。
小女孩一看到他,立刻安静了下来:“老师!”
“立刻放我走!否则我便杀了她。”猎魔者插嘴道。他的手仍旧在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为了即将到来的成功的激动心情。
“老套的方法,人类就这么点手段?”“灾难”说出了人类的语言,语气充满不屑。
女孩出奇地安静,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老师。
传说中,白色的“灾难”。
传闻他大面积屠杀人类,传闻他的力量能够毁灭人类世界,传闻他无情冷血,无人知道他的来历,也不知他的目的。
灾难,巫师,赛斯洛尔罗。
“立刻放我走!”猎魔者将枪推进一分,催促道。女孩似乎感觉到了疼痛,她向后抬了抬头,以减缓她感受到的压迫。
“你能往哪儿走?”“灾难”波澜不惊地问。
“你——你若不答应,我便杀了她!”猎魔者咄咄逼人,仿佛胜利在望。
“灾难”大笑,仿佛看到了什么滑稽的场面:“要挟?没用的。”
“灾难”脚下的影子开始异样地扭曲,慢慢地脱离地面,螺旋上升,缓缓将他包围起来。
“灾难”抬起左手,影子便瞬间缠了上去,化为一条细长的弧度,蠢蠢欲动。
猎魔者也接受了长期的训练,反应再迟钝,也明白了眼下的处境。
再说他也不迟钝。
说时迟那时快,大概是太紧张,他一反手便将那只残破的试管甩了出去。
沾染了人类的鲜血,那原本沉寂的暗红又慢慢活跃起来。红色溅出,遇到了黑色的影子,竟然瞬间消融了那片黑色的危险。
“居然……”连猎魔者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灾难”也愣了愣,带着不可思议的眼神紧紧盯住地上的空试管。
“如此,我更不可能放你离开。”
“灾难”再一次召唤出了影子,毫不犹豫地挥向那个不知死活的入侵者。
影子带出了疾风,空气也仿佛被撕裂,化成锐利的黑色荆棘,刺向猎魔者,意在一击必杀。
入侵者却突然将那个女孩推向了前方。
再收手也来不及了。
下一秒,两声惨叫几乎同时响起,震耳欲聋。
“老……师……”女孩没能逃过一劫,疼痛几乎将她整个席卷,她颤抖着喊出了眼前的人,像是要抓住最后的希望。
没错,“灾难”也是人类。
而那个猎魔者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奋力抬起头,最后看一眼这个世界。
眼前的“灾难”和那个人类女孩。
“灾难”蹲下来,抓住女孩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
黑色的长裙软绵绵的躺在地上,并没有勾勒出双腿的形状。
难怪她做不到自己下床。
难怪她无力反抗猎魔者的卑劣。
“不是……”她努力地在说,“灾难”没有阻止她,而是温柔地鼓励她说下去。
“老师……”
“我……”
“我知道。”“灾难”点了点头,“睡吧。晚安。”
眼前是一片血红,再也看不清了。
人类的女孩,没有双腿。
人类的巫师,“灾难”也是人类。
非人之人,岂是我们能够轻易见到?
也没能再多想什么,所谓的“猎魔者”也不过是个可笑的称谓。
“灾难”——不,赛斯洛尔罗抱起了女孩的尸体,离开了这个房间。
几年后。
仍旧有数不清的“猎魔者”不断入侵那座神秘的实验室。他们几乎全部有去无回,“猎魔者”也慢慢成为了人类“秘密处理犯人”的最佳方法。
可入侵者们却再也没有看到过传闻中的“灾难”。
而他们见到的,是一个如同陶瓷娃娃的女孩。
她始终闭着眼睛,却能精确定位所有入侵者的方位。
她的手中,时常拿着白色的武器。那白色的武器上,布满扭曲的纹路,看上去十分脆弱,却从未断裂。无论火攻还是水攻,都能岿然不动。
她不太像个人类,她从不回答任何问题,只是自言自语。
“老师,不是灾难!”
“卑劣的人类!”
她的双腿布满机关,移动速度极快,任谁也无法逃避她的追杀。
也没有人看到,赛斯洛尔罗会轻轻拥抱她,仔细地修复她身上的每一处伤痕,压根没有一点“无情无义”的样子。
“老师,我爱您。”
“嗯,我知道。”
我也爱你。
只是你再也不会知道了。
(全文完)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