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花深梦回

一个极其短小的文

别问我为什么那么短,因为……它就是那么短。

 


————————

失踪是什么概念?

可生可死。

 

“少主,那位、那位……”接下来的话便没那么简单说出口,错了一个字就要掉脑袋。

方思明抬起了金色的护甲,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跪在阶下的暗影。

说了实话,他不高兴,不说实话,小命不保。

暗影斟酌了一下措辞,小心翼翼地汇报:

 

“她失踪了。”

 

失踪了。

 

方思明就那样站着,花了很长时间推断暗影所言的真假。

“下去吧。”

良久,他挥了挥手,披上了斗篷。

 

找。

这群废物找不到,他就亲自去。

 

江南烟雨仍旧是美的,朦胧得就像那晚,她喝醉了酒,对自己说的胡话。

但方思明看到的江南,只是一片无意义的废墟。

 

失去了义父,万圣阁留下来跟着他的只有寥寥几人。

剩下的,背叛、逃跑、寻死……消失地干干净净。

他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一个为义父复仇的理由,活下来。

他迟早杀了少侠,杀了楚留香,杀了林清辉——这是他的“目标”,是方思明活着的支撑。

但他似乎也没为此努力过,明明有过很多机会。

 

少侠很少再与外人通信,楚留香清楚她的无奈,不作为难。

来去祖师临行前给了少侠一点东西,叫她好生保管。

于是她生拉硬拽地带着方思明去了江南。

 

方思明最后一次见到她,也是江南。

她拉着方思明放了河灯,便牵着他的“爪子”原路返回。金色的护甲拉伤了她的手,她却恍若未觉,执拗地要牵他的手。

“执迷不——”

“执迷不悟愚蠢之至!我知道我蠢行了吧,你也不用一遍一遍强调吧。真是。”

“哼……蠢——”

“你才小蠢货呢!”

“……………………”

到底还是没放开他。

 

方思明回过神,看着脚下熟悉的土地。

她已经失踪半月有余,也不一定在江南了。

他有些迷茫地看着雾气氤氲的山水,空中仿佛漂浮着几只风筝,就像是她放飞的那一只。

那只纸鸢上,写着他们的名字。

他转过身,一步一缓地走。

 

义父留给他的阴影仍旧存在,这一辈子都消磨不掉。他知道的,他很清楚。

义父并不爱他。

少侠留给他的温暖在抵抗着,顽强地与阴影做斗争。他也知道,他很清楚。

少侠真的爱他。

 

为什么他要看透?

要是像那群废物一样,什么都不去思考,什么都不用管,按照义父的要求去死不就好了?

他却不甘心。

他知道她也不会甘心的。

 

他不知道她与蝙蝠公子之间做了什么交易,他尽力不去猜想。

要救下自己,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你……”

她回来了。

原来……真的能回来。


“呀,方思明?你去哪儿了?”少侠正在桌上摆弄着食物,看到方思明踏进屋子,嗔怪地问他。

“你失踪了。”

“所以你去找我了?什么呀,我出去办事儿了啊?什么失踪了,谁谎报的军情害你担心啊?真过分。”

“……没事就好。”

 

方思明有很多疑问,她去办了什么事,那么久,有没有遇到危险,有没有被为难,有没有遇到义父,是不是原随云逼她去的,那么长的时间,这件事一定不简单。

但他什么都没问。

在义父身边的日子,他很清楚好奇心背后的危险。

“没事就好。”

他重复了一遍,在少侠困惑的眼神里,自我安慰。

 

夜里的桃花林真是美不胜收。方思明站在远处,看着少侠一袭华裳,像一只美丽的小鸟,翩翩飞舞在漫天的花雨中。

他脱下了护甲,伸出手想拉住她。

“来玩呀!快来!”

“你不要总是一个人站那么远好不好,多笑笑,怕什么鱼尾纹!你那么好看!”

“你会不会跳舞呀?啊?朱文圭怎么净教你这种东西!”

“不过挺好的,既然你会,就一起来!”

朦胧地烟雨遮住视线。他努力看清那个柔韧的身体轻盈地踏着落花,身上的挂饰叮当作响,很是好听。

他向她走去。一步一缓。

眼前的花瓣愈显鲜艳起来,却是大红色的。

湿气越来越重了。

 

“方思明!”

最后的意识,脑海里回荡着少女清脆的声音。

少女在唤他的名字。

 

“你听说了么,万圣阁已经垮台得差不多了!”

“那个银发的少主,真的死了,是真的!”

“昨晚听说,溺亡了。是也不是?”

“可不是嘛。那个阁主也真不是个东西,自己的儿子,还派了人弄死他。”

“要我说,这少阁主以前杀了多少高手!怎么会落水里就死了,铁定是万圣阁里有问题。”

“那老阁主真狠啊。”

“唉……可怜了青年才俊,偏生有个这样的爹,真是作孽。”

 

茶馆的角落里,坐着一个暗影。他一身劲装,神色悲戚。

“少主……恐怕早就知道了吧。”

他欺骗了少主。

这要是从前,被发现可是掉脑袋的事,他却还活着。

他的少主根本不想杀他。

 

那天,他看到那个少女,那个少主所信任的、在意的少女,被原随云带走。少女的眸子里空无一物,混浊得倒影不出任何事物。

她的衣摆上,鲜血勾勒出诡异的图案,像是有什么特殊意义的图腾。

空气里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那天,他开口汇报前,看到少主将桌上的盒子打开。

那是来去祖师交给少女的东西。

 

“花深梦回”。

 

若是梦,那便别让我醒。

你还在吗?你不在了吗?

你不能丢下我。

别丢下我啊。

请……


评论(21)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