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错(二)——BG

这回真的内销了。

不过不用担心并不是百合……嗯,满足一下我家小姐姐的恶趣味

没名字,直接云梦、华山,自行带入


三、

“我们是朋友呀!”

 

云梦似乎很喜欢方思明。自从得知了他的姓名,每每都要拖着华山来找他喝酒。

她总是那么热情地扑向他,哪怕他冷着脸,一脸嫌弃。

 

方思明去过云梦,他觉得云梦的弟子大抵是温良的大家闺秀。

她却疯疯癫癫,像个孩子。

单纯,天真,却怀着一颗赤子之心,成了他暗淡的人生中,一丝刺眼的亮光。

他不由自主会想要靠近,哪怕知道飞蛾扑火的结局。

 

“我可以帮助你。”

 

华山的性子很冷,被云梦拖着到处跑,也没什么怨言说出了口。

她总是那么安静,和方思明呆在一起的时候更甚,仿佛全然不存在。

 

方思明去过华山,由于那时的年龄还小,他对华山的记忆只剩了温暖的大师姐。

当华山小姑娘奋力挡下追杀他的刺客,他记住了华山的第二个人。

一个是他的高师姐。另一个,虽然小姑娘不知情,但他觉得,他理当喊她一声师妹。
他觉得他应该去做一个师兄应该做的事,哪怕知道正邪不两立。

 

于是他写信给云梦,要她出来陪他喝酒,不醉不归。

于是他跟踪了华山,一路处理掉想暗杀她的废物们。

 

他违背了义父的命令,只推说“那些名门弟子不愿归顺,便杀了”。

朱文圭点了点头,他收到了云梦华山皆有女弟子暴毙的消息,并不怀疑方思明的汇报有假。

却忽略了去祭奠她们的人里,还藏着两个纤细的身影。

 

“他杀了她们,保护我们。这是对的,还是错的?”云梦抬起头,低低地问。

执剑的少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盯着她手里的引梦灯。

忽明忽暗,仿佛能折射出她的内心。

“我只保护你。”良久,她开口,带着隐忍的哽咽。

 

 

四、

到底还是聪明人,她们把罪全部推倒了朱文圭头上,继续背着楚留香去找方思明玩。

曾经陌路,如今成了惺惺相惜的“队友”。

方思明羡慕过楚留香的风流倜傥,羡慕过他的红颜傍身,现在,他似乎也得到了等同的待遇。

甚至更好的。

她们成了他逃避现实的最佳港湾。

 

“楚香帅到底是更喜欢蓉蓉姐呢,还是红袖姐姐?”趁方思明还没赶到江南,云梦继续扯她的天马行空。

“不知道。”

“你更喜欢谁?”

“我更喜欢……”

在云梦那比自己手中的剑还锋利的眼神里,华山得到了正确答案:“我更喜欢你。”

“这才乖嘛!”云梦开心地熊抱住华山。

这道送命题,还好被她答对了。

 

在树后躲着,看着云梦把华山当树爬的方思明似乎明白了苏蓉蓉为什么选择离开楚留香。

原来她更喜欢李红袖吗???

 

方思明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出了问题。

 

待他回到据点,听着林清辉前言不搭后语地向朱文圭“告状”,疯狂暗示他将自己留下断后的一刻,他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还要冷静。

方思明看向他的义父,后者却毫不动容地对着林清辉点了点头。

 

意外吗?伤心吗?

理论上是的。

但发自内心的,他觉得这才是意料之中的答案。

他甚至觉得他应该表现得高兴才对。

 

他学会了忤逆,学会了反抗,学会了表达自己的意愿。

他成为了“方思明”,而不只是万圣阁的一颗棋子。

 

他不去听林清辉的话,转而思考最后那天江南的烟雨。

星空,微风,佳人。

他像往常一样站在水边,看着那个华山努力抱起了云梦,走到自己跟前。

“这叫公主抱!”

云梦躺在华山怀里笑得灿烂,向自己拼命挥手。

华山抱着她没法动作,只能点头附和:“嗯,公主抱。”

当时他只觉得幼稚之至,愚蠢之至,头疼的看着她们两个走来走去,围着他不停地兜圈子,云梦还指挥着华山,故意撞他。

“哼!无礼。”

“哈哈哈……明明你脾气真好,居然不生气吗?”

“诶!我之前不小心撞了个人,才撞了三下,他就要打我!”

明明又是什么称呼?

都撞三次了你还不小心???

但是方思明抓错了重点:“他伤了你?”

“怎么可能!”云梦无视了他的极度不悦:“我家华山一招藏风就把他打趴下了!”

“嗯,”华山还是没什么表情的样子:“你要关心一下那个挨打的人吗?他去——”

“……不用。”

 

呵。

她们很强,是那种有如光芒的强大,是绝对的气势,是完全的把握,是智慧和力量,而不是阴谋和手段。

他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想起她们的时候,他就理所当然地忽略了义父对他的视而不见。

他究竟想要的是什么呢?

这诡异的落差感总让他不太舒服……不如去见她们一面?

 

思及此,方思明才发现,他已经很久没见到她们了。


未完待续………………

甜虐待定

评论(7)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