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END2

END2霞云双栖(二选项结局HE)


哎,我真的不擅长甜……我尽力了……

我觉得方思明永远不会变成少侠那种开朗活泼的性格,他的自卑是被朱文圭带出来的,骨子里的东西改不了,所以会患得患失(而且他对爱的方式估计也不会正常到哪儿去,毕竟是扭曲的环境下长大的,太正常就OOC了)

少侠就没想那么多了,全是直球,而且是绝对相信他不会伤害自己的吧。

————————

少侠看着脚边的一汪清泉,水面被头顶上的瀑布那巨大的冲击力搅得无法平静。

一如自己复杂的内心。

“没有的话,就去创造啊!”

犹记绿萝义正言辞的那句话,掷地有声。

去创造吗。

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一个不会伤害到他的结局?

那个青衣姑娘,不习武,不善文,尚有如此魄力与勇气。自己为什么不能有?

故事都是人写的,办法都是人想的。最坏的结局,不过死亡罢。

何惧?

正邪不两立?是的,一向如此。前辈们一直是这样教导她。

但“一向如此”的事,就一定对吗?

侠士亦有小人,死士亦有君子!

互利共赢最好,各退一步也罢,实在无路可走,她就是砍,也要劈出一条路来!

只要心无所惧,她的剑,就能无所畏惧!

 

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丢掉手中的酒。

因为蹲得太久,猛然站起会有不适,一个趔趄,她便扑腾进了水中。

冰冽的水冲刷着她的大脑,恍惚间,她又回到那夜大火,神龙帮被袭。

那个身影将桅杆炸碎,害她掉进水中。却又跟着跳了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挣扎。

要活下去。

不该这么死掉。

我还有仇没有报,我还有重要的人要保护!

 

“哗啦——”

待她费尽力气浮上水面,已经不在瀑布之下了。

那清泉边缘的水光如镜,清澈见底的泉水,半点也没有被搅浑。

 

是啊。

她突然被警醒。

旁观者清。只要不在那漩涡中央,自然平静无波。

正如自己的心啊。

在漩涡之中迷失了感情,进退维谷。

只要抽出身,让自己平静下来,答案就变得清晰可见。

 

她想要什么?

 

水底,一条红白相间的小鱼,悠然自得,丝毫不受少侠弄出的动静的影响。

很像那年雪庐书院外,她亲手送给他的那尾鲜活的生命。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察觉背后有人——

“小友,你怎的来了这里?”

原来是香帅。

“啊,我……喝了点酒,想静一静。”

楚留香打量着她,浑身湿透,想必是掉进了水里。

“你啊,”他合上扇子,敲了敲她的脑袋,“可不是每一次都能把你捞起来的。”

“这我知道,也不是每一次都有谁会把我炸下船呀。”她想到那个银发黑袍的青年,不自觉地偷笑。

“唉……”

 

瞒着香帅约方思明见面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她那次半夜失踪后,楚留香便处处紧盯她的任何行踪。

跟华山上那群操碎了心的师兄师姐一模一样。

她只能半夜偷偷摸摸放出飞鹰,还得趁香帅睡着之际。

 

在华山习武时,她经常和云师兄偷偷下山去武当捣乱。踏出山门的每一步都心惊胆战,就怕高师姐的影子突然笼罩住他们俩,送他们一人一个暴栗,然后像老猫提仔一样拎着他们的后襟把他们丢回华山。

现在这心理阴影还没去掉。

少侠一步一回头,走路比那些盗墓贼还要小心翼翼悄无声息。

 

“你在看什么。”

一个冷漠的声音凭空在她背后响起,吓得她一蹦三尺高,三步并两步地往方思明身上蹭过去。

“……你怕鬼?”

方思明觉得好笑,他不会害怕这种无聊的东西。

人心,比鬼可怕多了。

“啊?啊,怕鬼。啊,我我我不怕。”少侠惊魂未定,死死抓住他的衣服不肯撒手。

 

她抖得厉害。不知是太冷还是真的被吓到了。

方思明皱眉,寻思着下一次是不是该先拍她一下再出声。(这样更吓人啊!!!)

 

“找我何事。”

看她没有松手的意思,他也乐意让她抓着,于是漫不经心地问她此行的目的。

“重要!重要的事情,非常重要!”少侠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严肃。

“哦?重要到,你得这个时间单独约男子见面,嗯?”他懒懒地扫她一眼,“还在人迹罕至的荒郊?”

她在想什么。

“哪儿有问题?”少侠被他这么看着,魂都被勾了去,一时有点呆愣,没反应过来。

“脑子。”

“……”

 

方思明今天心情很好嘛。

那就好。

只要看到他开心,少侠的心情也明朗起来。

一定没问题的。

“我跟你讲啊,关于——”

 

皎月,晴空。

方思明被她抓着,听她诉说她的秘密计划,有些晃神。

不知是因为她的举动过分亲密,还是她的计划过于危险。

她居然想“加入”万圣阁。

为了自己么?

为了卑鄙的、双手染满鲜血的自己,而跳入肮脏的、阴暗的、扭曲的地狱?

她曾经是他拉拢的目标。他承认。

但是现在不一样。

他要保护她,怎么能让她如此冒险。

 

少侠自有考量。

她没有想背叛任何人。

万圣阁潜入华山,离间她的师兄师姐,无非就是想要得到那本《清风诀》。这是华山的镇派秘籍,怎能轻易交给他人?

她自然也不会做出此等卑鄙之事。

但若是她懂得如何使用它——只要她加入了万圣阁,华山之危自然瓦解。

她已经不是那个只会提着剑横冲直撞的傻姑娘了。她的红袖姐姐,天机楼那些晦涩难懂的难题,早已将她磨练成了一个睿智的女子。

 

“我不需要你的义父给我什么名号啊,我并不服从万圣阁的命令,我只是听你的。”

“对,就像是,你的一个人质。或者,一个佣兵?”

她冲他直眨眼。

方思明并没有接她的话:“你怎知《清风诀》一事?”

谁又泄露了行踪?还引起了华山的警觉?

一群废物。

“切。”她撇嘴,“华山又穷又冷,也就那本唯一值钱的心法,还能吸引你们万圣阁大驾光临了。”

哦,还有那几个能歌善舞的师兄。

卖艺能赚不少钱呢!一点也不比武当差!谷潇潇师姐如是说。

不过大概万圣阁不需要这种服务,玲珑坊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这可是绿萝都做不到的事哦?”少侠的尾音还带上了一丝骄傲。

“与她何干。”方思明不解。

“你不是喜欢她吗?”

“我几时说过。”

“你上次那么帮她啊,还说她很特别,是第一个。都说这个份上了,你还不喜欢她?”少侠赌气地别过头。

茵子塞给她的话本里,就写着一位杀人如麻的刺客,见到了第一个愿意对他微笑,照顾他,陪伴他的女子。他因此对她一见钟情,遂成夫妻。

啊啊,好羡慕。

 

方思明没看过,只觉得她莫名其妙:“我没帮过你?而且,你也足够特别的。”

“特别什么?”她瞬间来劲了。

“特别蠢。”

“什……你才蠢呢。”她想都没想,脱口反驳。

“呵。你是第一个敢这么和我说话的人。”方思明想抬手揉她的脑袋,却发现她一直保持攥着自己的姿势,遂作罢,“你很在意这个?”

“当然在意了!”她抬头看着他。

“自己的事都忙不完,还关心绿萝?”

“我是在关心你啊,我的方少阁主。”少侠无奈地感慨这人情商怎么那么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被套了话。

“是吗。”方思明愣了半晌,才从嘴里飘出这两个字来。

而少侠也反应过来了。

“哎不对,你这话……你是故意的!”她下意识甩开他,激动地指着他语无伦次:“又来!每次都问我一些奇奇怪怪的问题!故意将我!”

 

方思明没功夫理会她说的胡话。

被她放开手的一瞬间,油然而生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从幼年起,这种感觉就一直缠绕着他。

长大了,他变得冷血无情,但那种感觉像是沼泽里的毒荆棘,疯狂滋长,牢牢缠住他的心。每当他觉得被抛下时,就勒得死紧,刺得那颗鲜红跳动瞬间鲜血淋漓地疼。

金色的眼瞳暗了下去,他一把抓住眼前的少女,扣住她的手腕。

细微的跳动随着两人接触的地方传来,这种掌握他人生命的举动让他勉强产生了一丝安全感,他虚搂着她被吓了一跳的身躯,试图让那种痛苦减弱。

那种被抛弃的痛苦。

几乎从出生开始就伴随他的剧痛。

 

岂料她反客为主,回抱住那个高大的身影。

“没事啦没事啦,没什么,我哪敢怪你呢。没事了哦。”

突发的袭击吓得她不轻,但她很快反应过来。

倒不是说她的思维已经如此敏捷,而是她始终把方思明放在她之前考虑。

所以这会儿能立刻察觉到不对劲。

“不怕不怕,我在呢。”

学着蓉蓉姐安慰自己的样子,少侠试着轻拍他的背,让他冷静下来。

“我可不是你的义父,我不会丢下你,也不会欺负你,不怕。”

“谁敢欺负你,我就喂他一招快雪时晴,让他尝尝我大华山清风诀的厉害!”

“呵……”

总算哄出一声了。

少侠长吁。

“没事了吧?你怎么了啊,吓我一跳。”

“……”

又沉默了。

“方思明?”

“闭嘴。安静一会儿。”他不耐烦地打断她。

 

真是愚蠢之至。

还用这种安慰小孩子的方法。

他闭上眼,仍旧没放开手。

不会放的。

他那爱人的方式已经扭曲,还好对于爱本身的理解没出什么大的偏差。

谁伤他一分,他报之十分。

谁爱他一分,他也会报之十分。

何况是……他爱的人。

 

在他没什么记忆的时候,就被父母抛弃了。

教给他“父亲”是什么的,是义父。

而母亲这个角色,他从未接触过。

朱文圭将他送去各个门派习武,自然会接触到同门。每当佳节,他们讨论的话题,必有亲情。

母亲吗……

有些师兄会有个姐姐,有些则有个小妹妹。

那些师兄们都说,母亲是慈爱的,会在受伤的时候照顾你,治愈你;姐姐是帅气的,会在被欺负的时候袒护你,帮你出气;妹妹是可爱而善解人意的,会在情绪低落的安慰你,陪伴你。

他时常想着,如果他也有个女子伴随他的幼年,是不是就不会走到今天这般。

他祈祷过,也哭诉过,弱小的他用尽一切办法争取所有能够得到的温暖,得到后,便死死不放手。

求之而不得。

等他长大,他早就不去奢望。可上天仿佛在逗他玩似的,非要等他彻底绝望了,才慢吞吞地丢给他一个小姑娘。

还与他势不两立。

她是名门正派,而他,是万圣阁少主。虽然听着挺霸气,只有他自己清楚个中滋味。

不过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恶鬼罢了。

她会接受如此卑劣的自己吗?她会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吗?

她能接受吗?

 

待到方思明缓过神,怀中的少女已经睡得烂熟。

太困了。

大半夜的,还出门,又接连被吓到,再弘毅的人也撑不住了。

方思明不悦。

孤男寡女,她就没一点防备之心?

“……傻。”

还是没忍住要批评她。

但是,一想到她是对自己如此信任,又觉得很是高兴。

他抱着她坐在树下,随意调整了一下二人的姿势,寻个舒服的方向让她接着睡。

 

天快亮了。

 

“……方……思明……”

“嗯?”

似乎是做了梦。她没醒,只是不安分地挣扎了一下。

“……喜欢……”

“呵。”

上天待他也算公平了一次。

第一个真正爱他的,愿意接受他、为他考虑的女孩。

他会把爱都给她。他这样想着,抚摸上她的脸。

所有的爱——对母亲,对长姐,对小妹,对妻子,对女儿——所有对女子的爱,都给她一人。

她给他一分温暖,他便将所有的赌注全部押在她的身上。

他不贪心,只要一个就够了。

 

至于她说的那些……从长计议吧。

他还是不愿意把她拖入泥潭。

方思明确实很疯狂。

但在某种事情上,他理智得可怕。

 

朝霞很美,不知是不是因为她在身侧的缘故。他眺望着悬崖边的云彩随意地想着。

仿佛在云端的另一侧,看到义父君临天下,看到江南烟雨垂下的青烟,看到少女手执长剑,迎接回家的自己。

 

“……不要抛下我。”

轻不可闻的话语随着雾气飘散而去,方思明将手甲最尖锐的地方对准了她的颈脉,朝她又靠近了些,闭上了眼睛。

——————————

彻底完结啦!

这个结局不算彻底没了,我觉得故事还在继续,估计就是两个人一起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与命斗,算尽一切最后一起走人(不管是一起死了还是一起隐居都挺潇洒的)的故事……我就不写了你们可以脑补hhh(要不要开个私奔后的车x)

最后祝方思萌(没错,方思萌)的各位夫人们小天使们开心愉快~

评论(49)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