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END1何处思明)

END1何处思明(选一的话就是这个结局……我觉得接的上)


这个结局我觉得不虐……你们觉得呢……而且浅显易懂!(我怎么觉得过度OOC了啊啊啊啊如果你们觉得我烂尾了对不起我明天重写……务必评论告诉我……)

————————

罢了。

绿萝说过,只有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才是快乐的。

她没能怎么理解,但她很清楚,她想让方思明开心地活着。

如果他想要帮助他的义父完成大业,那么自己不加阻拦,不给他添麻烦,是不是就不会让他不愉快了?

她做不到坐视不理,做不到师门相残,做不到违背初心。

但她也做不到与所爱之人刀剑相向。

 

所以她决定退出。

就像蓉蓉姐,为了香帅的幸福,选择了放弃。

 

她站起来,头很晕,喉咙也干哑得难受。

就这样离开吧。

绿萝那样单纯的孩子,是不会为江湖势力所牵扯的。

等到他的义父平定天下,方思明还能去找那个对他而言特殊的女子,度过一生,很好。

那是最好的。

只要他开心就好了。

这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少侠自欺欺人地想通了这一点,突然觉得无比畅快。

还有最后一件事,解决掉最后一个麻烦,所有的事就都解决了。

她放走了飞鹰,让它带着那封信去找她心心念念的人。

那封信只有三个字。

方思明。

 

“找我何事?”

方思明站在江南的月光之下,在少侠眼里,带有一丝梦幻的色彩。

那是她最喜欢的人啊。

“我、我……找你说……”

她一开口,方思明就皱起眉,有些不悦。

难怪那封信写得诡异,原来是她喝醉了。

喝了多少酒。

不对,她哪来那么多钱?一定是别人买的。

又是楚留香?

还把她灌得这样醉,嗓子都哑了。

如果说萧居棠在林蔓微心里死了130次,那楚留香在方思明心里就已经死了不下1300次。

 

明白了那封信为何只写了他的名字,方思明还是觉得无法驱散那份不安。

一如幼年,当他怎么都学不会剑诀,几乎被义父抛弃时的感受。

如坠冰窖。

 

少侠晕乎乎的脑袋里想不到太多,她只是觉得方思明不愉快的原因,该是上次她打搅他对付许将军,于是着急要把话说完。又苦于喉咙干涩,说不完整。

“《清风诀》……上次……派人……万圣阁,潜入了华山?你……们想要那个心法?”

“这是义父的命令。”方思明按住她的肩膀,让她摇晃的幅度得没那么吓人,耐着性子解释:“不过,对于得到它,不急这一时。”

“我、我会……我可以……告诉你……”

“你喝醉了。”

“我没、我醒……我教你……你看……”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啊?我喜……不是……”少侠愣了一下,勉强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立刻把到嘴的话咽下去,继续先前的话题:“你看、看好……我……”

 

剑诀,最高境界便是自如。

少侠做到了。

哪怕是如此迷糊的状态下,这心法也如她的本能,她灵巧的手腕引领着那把天枢剑,流畅地舞一遍《清风诀》。

这是最后一遍了。少侠很清楚。

《清风诀》不能流于外人。否则,以血祭剑,逐出师门。

所以她格外认真,比那次给枯梅大师检查学习成果时还要认真。

 

方思明看得也很认真。

这不是他第一次看别人舞剑,但这是第一次看她舞剑。

观众只有他一个人。

她的才华与天资,只他一个人欣赏。

没有楚留香,没有别的任何人。

只有他。

在他眼里,那柔软的月光仿佛是上天为她量身定制的嫁衣,披在她身上,美得不可方物。

不愧是他中意的人,果然如此优秀。他这样想着,不自觉露出了微笑。

 

方思明还是头一次看到完整的《清风诀》。万圣阁里的那群废物根本无法突破枯梅的防备,完全打听不到一点线索,哪怕是自己在华山的时候也从未有过耳闻。所以对于接下来会是什么招式,他并不了解。

整个过程,他只是暗暗记下所有的顺序——

冷不防她舞毕,一剑刺向自己。

 

“你疯了!?”

少侠不受控制地仰面倒下去,被急冲而来的方思明牢牢接住。

 

话本里写得都是假的。她想。

什么遗言,根本来不及说。

她无力再吐出什么音节,嘴细微地一张一合,努力做着最后的抗争。

她不怕死,但是怕疼。

好疼啊,原来被自己杀掉的人,都那么疼吗?

眼泪终于汹涌而出,只因她再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方思明似乎在对自己说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说,大脑严重缺血,已经分不清虚幻与真实。

她拼尽所有的力气,冲着他笑。

就像蓉蓉姐临走前,对着香帅的那个笑容。

为什么要笑?

她不知道,她只是有样学样。

“……友……不……方……我、我喜……”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少侠再也说不出半个字,只能在心里默念他的名字。

方思明。

方思明。

只是名字而已,就能让自己感到幸福和快乐。

这就是爱吗?这就是爱吧。

但我不要这个爱了,我只要你开心。

只要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做你想做的事,你开心,我就满足了。

我泄露心法秘诀,对不起师门,又不能自私地强迫你和我在一起。我无处可去,只能选择彻底退出这个江湖。

“……思明……”

少女的身体冰冷之前,回光返照般突然发出了声音。

那是他的名字。

她的意识断裂之前,唯有他占据了她的全部思考。

 

方思明抱着她僵硬的躯壳,有些呆滞地盯着她。

听到她唤自己的名字,堪堪回过神。

他早就忘了怎么哭。

幼年,义父说要抛弃他时,他还能够知道落泪的感觉。

越长大,受的虐待越多,他也越麻木。

“朋友”不是没有过,只是一个一个都走了。他们不愿意与恶鬼交心。

第一个朋友离开时,他难过了很久,也哭了很久。第二个第三个,他已经习惯。

到了现在,他觉得自己没什么不能失去的。

因为他什么都没得到过。

 

但是这个少女是特例。

怎么赶都赶不走的,属于他的。

第一次用杀意把她吓跑,第二次,他意外地发现这招不好使了。

他几乎觉得上天终于对自己公平了些,补偿了自己一个可爱的小姑娘。

不熟的时候总能遇到,混熟了,她会主动来找自己玩,喝酒,或者不知道从哪儿弄来奇怪的东西送给自己。

那条锦鲤还在万圣阁的池塘里躺着,那捧木芙蓉还在水盆里泡着,那堆宝石还在他的房间里积灰。

那些身外之物无一不在提醒他,他也是有朋友的。

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属于他的朋友。

 

可现在,她走了。

自己还有事情没来及告诉她。

重要的事。

 

他曾责备叶盛兰,耽于情爱,难成大事。

他曾嘲笑楚留香,不敢占有的喜欢,不是真正的喜欢。

只因为他从不知道爱是什么。

当相似的感情落在他自己头上,他也一拖再拖,不敢说出口。

怕被拒绝啊。

怕被嫌弃啊。

怕被践踏啊。

他终于明白了蝼蚁们的心情。

她身边多少优秀的男人,尤其是楚留香。

而自己,除了比那些人更会杀人,还有什么值得夸耀的?

就连……也做不到。她会嫌弃自己吗?

会吗?不会吗?

 

他没有机会问了。

 

怀中的躯壳早已冷去,她保持着眯眼看着自己的动作,眼神已然空洞。

他把那碍事的剑拔出,无意间瞥见剑上镶嵌的宝石。

那是上次她和自己炫耀,自己又得了新的宝贝。他笑她见识太少,转手丢给她一个更值钱的,把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惊得说不出话。

没用的身外之物。他觉得那块垃圾能换她一笑,值了。

没想到她真给镶在了剑上。

早知道送个更好的。

 

可他没有机会给了。

惨白的月色打在少女失血的脸上,显得透明。

他曾想过,她会绝情地逃开,留给自己一个背影,也曾奢望过,她会抱住自己,告诉自己她愿意留下。

但他没料到,第一次拥抱会是眼下的情景。

“呵呵……”

他低下头,碰到她冰冷的唇。

不要抛下我。

留下来。不要走。

他尖锐的手甲刺进了她的皮肤。

血还带着温热。你的一部分一定还活着。不要走。

不要抛弃我……你是我的……不允许你走……

 

数年后。

 

江湖中千金悬赏一白衣少女的人头,控告她杀人无数,恶贯满盈。

似乎师出华山,因她善用《清风诀》。

有人传言,盗帅楚留香曾与她相熟,在悬赏挂出后还与她交过手。

还有人说,她曾和万圣阁交好,甚至与那位“怪物”少主联系密切。

 

不远处,一袭白衣的华山女侠晃了晃手中的天枢剑,不以为然地看着那些人争相讨论着那个神秘的少女。

她还活着。

她笑了。

那些人讨论得越是热烈,他便越能感受到她的存在。

今天义父又要她去杀一家子什么人——名字忘了。老老小小一百口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可要早去早回啊。”

她抬眼,那个巧笑倩兮的少女在朝他招手,等他回家。

又或者,那个银发黑袍的青年在变扭地担心晚归的她。

 

他的根骨不适合练剑,却为了那月下的一舞,硬生生逼迫自己学会了这一式。

方思明这才发现,他的义父并不算狠。

最狠的是他自己。

宁可折断腕骨,让它重新生长以适应长剑,也要学会那本心诀。

她不会死,只要自己活着。

只要他活着,决不会让她在这个世界消失。

 

午夜,粘稠的血铺了满地。

“你……你是万圣阁的人!!!”

“哼。不算太笨。”

金色的瞳孔闪烁出危险的光芒,少女冷笑着,干脆利落地斩下了对方首级。

“啊啊————”

 

杀死了最后一个躲在卧房的庄主,她踏出了屋子的木门。

屋顶上,白衣摇扇。

“香帅,好久不见!”少女见到他,收了剑,像往常一样朝他打招呼。

“小友好久不见。”楚留香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些人,是你杀的?”

“啊?我不知道,我是听说万圣阁计划杀他们,我就试着来救……结果……还是晚了一步……”

“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

 

楚留香觉得不对劲,但是说不上来哪儿出了问题。

 

自从那天少侠失踪后,他焦急地到处寻她。

苦寻无果,一筹莫展,她却自己回来了。

完好无损的回来。

但很快,她的行为变得诡异。

先是拍开泥封就给自己灌酒,那架势,像不往自己胃里倒似的。

不知经历了什么凄惨之事,能让他的小友变得如此悲绝,需要如此借酒消愁。

随后,他的小友再次莫名其妙地消失,江湖中也莫名其妙地多出了她滥杀无辜的传言。

令人在意的是,方思明也在她消失之后,也很少露面。

 

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香帅?”少女歪了歪头,出声问道:“你没事吧?”

“啊,只是一时想起了一位故人。天色已晚,不如楚某送你一程,小友你看如何?”

 

闻言,少女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金色的瞳孔杀意四起。

但这只一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快得如同错觉。

下一秒,她又变得明快:“也好,确实很久没见香帅了。啊对了,蓉蓉姐呢,你有去看过她吗?红袖姐姐怎么样了?啊,真想念甜儿做的点心呀……”

 

楚留香听着她絮絮叨叨关心着那些与她交好的女孩,渐渐放下了戒备,恢复了他温润宽和的样子。

这还是他的小友。看来她暂时没事了。

江湖中的传言就让它们去吧,至于方思明的失踪对她造成的伤害,只有时间去平复了。

要不要托人去寻方思明?解铃还须系铃人,小友的心病必是因他而起。

楚留香决定日后,每天都去关心一下这个小姑娘,以免她再受刺激。

她那失了魂的样子,着实让人心疼。

 

而方思明,一直在她身边。

被“她”深爱着的他,一定会加倍回报她的爱。

那是他的准则。哪怕是生死,也不会动摇。

这样还会持续多久呢?没有人知道。

他终于如愿以偿——跨越了正邪、跨越了生死,将她与自己融为一体,永不分离。

————————

这个就没有后续了。还有另一个结局,跟这段没太大关系所以我可以说完结了对吧……

评论(45)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