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七)

灵犀意·为情所困


我真的觉得楚留香对少侠是浓浓的父爱(不)香帅对少侠肯定有感情,就算不是爱,也肯定是有情谊存在的吧……我觉得……

而小明的感情会比较偏执一点,谁碰到他的东西(哪怕只是和她说句话)他都觉得不爽(没有安全感的表现)

—————————— 

喝酒是江湖中人的日常。

少侠都不知道在方思明那儿蹭了多少回酒,口味都被他养刁了,寻常的酒馆已经不能再吸引她。

可这酒要是好酒,价钱往往也挺好的。

穷如少侠每到想喝酒了,只能悄悄去寻方思明蹭酒。

酒钱?

方思明不缺这点钱,而且他也知道少侠还不起。

这该死的楚留香,怎么把她丢去华山那种穷酸的地方——不对,这好像是自己的主意。

不管了,这笔账还是记在楚留香的头上。

方思明恨恨地咬牙,又寻思下一次送她什么好。

 

少侠觉得方思明每次找她喝酒都别有用心,但也只是一瞬间的念头。美酒到了嘴边,她也不再多想。

方思明觉得少侠太蠢,喂她几口好酒,就上了钩。但蠢归蠢,下次见面,他还是会带着她喜爱的酒去,免得她失望。

养熟了,她也就不会去找别人讨酒了,只会找他。

她只能找他。

 

这就是他二人之间另类的默契。

旁人学不去的默契。

 

原随云这次从南海带来了美酒,约了香帅,顺便把她也带上。

少侠看着原随云那个奇怪的态度,猜他约香帅是另有原因,但她不管,只管喝酒。

这等闲事,香帅自会处理,关她何事。

有了方思明,别人的事她也无心在意了。

只要别牵扯到万圣阁就好。

 

酒是好酒,原随云也是无争山庄的少主,怎么会带差的酒来?就是这酒杯太吓人了。

这哪是杯啊,这是盆吧。

少侠咽了咽口水。

这“杯”,用来洗手都成啊。

看着许将军一口饮尽,香帅和原随云也没剩下,少侠只能硬着头皮一口闷下去。

果不其然,一杯就醉。

 

“嗝——我、我去散散酒劲。”

“小友你,还好?”

“小朋友不胜酒力啊。”原随云笑了笑,但那个笑意并没有达到眼底。

“好……好极了……这酒、这酒可真好喝……”

“比、比起方……方……”

楚留香差异地盯着酒杯,不明白为什么她的酒量那么差。

方?

方思明?

果然这几日他们走得挺近。

可他太危险了,楚留香合了扇子,望着他的小友一脸担忧。

 

琴音入耳,梦由心生。

云大哥的心结始终没能解开,少侠在梦里再一次大战武维扬,终于“杀死”了他。

这一次,没有那对侠侣的帮助,只有她一个人。

梦里,她真的杀了武维扬,把他的尸体一脚踢下船。

心愿已了,她鬼使神差地回过头。

一个身影站在另一边,银发,黑袍。

“方思明?”

下一秒,那个熟悉得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反手丢出一张黄色的符纸,将她脚下的木船炸得四分五裂。

“呀——”

水下,她模模糊糊地看到那个身影也跳下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在水里挣扎。

 

“哈……哈……”

琴音戛然而止,她的噩梦也突兀地断裂。

头好疼。

“你刚才是不是做噩梦了?”她转头,香帅正站在她背后:“一个人在墙角那边舞刀弄枪,像是要杀了谁一样。到底怎么了?”

她把梦的内容复述了一遍,却跳过了关于方思明的事。

“看来是你酒量不行。”楚留香闻言,摸了摸她的头发以示安慰:“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谢谢香帅。”

“你我之间,何须客气。”他失笑,“走吧,我陪你一段。”

 

待她睡着,楚留香收起了一向温和的表情。

方思明。

她的噩梦,看来从她加入神龙帮起,就和那个人脱不开干系。

要怎么才能让她远离那些危险?

他后悔了,后悔将她带出华山,带进江湖。他以为他可以护她此番,却不料自己的事也没弄明白。

蓉儿也走了,又少了一个照顾她的人。

“唉……可如何是好。”

 

许将军是忠义之士,这样的热血刚毅之辈,连对楚留香这个“盗帅”都颇有微词,更别说对万圣阁的少主的意见。

所谓,正邪不两立。

所以当眼前的少女说,她认识那个什么鬼的万圣阁的那个银发青年,许将军立刻变得严肃,又是劝说又是警告,苦口婆心地想要把迷途的少女拉回正道。

少侠被许将军突然的认真吓了一跳,刚准备开口解释些什么,背后传来了熟悉的嗓音。

“许将军果然喜欢管着别人。”方思明有意无意地亮了亮那只危险的爪子,“她与谁交好,轮不到你说话。”

 

这些自诩的正义之士是什么毛病。

方思明想不通。

一个两个的,都给她洗脑。楚留香也好,苏蓉蓉也罢,就连这个相处不过几分钟老家伙也来掺和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真是多管闲事。

要不是义父需要他,他早被自己杀了。

不管是对他的人还是对他的物,敢侵害他的利益,一向都会被方思明斩草除根。

尤其是重要的人。

那个少女就是重要的人。

 

“这一切真的是你搞的鬼吗?”少侠问道。

她自己也没底气问,自从知道了他是万圣阁的少主,她觉得怎么做都很无奈。

他要杀许将军吧,就是和正道对着干,和自己对着干。他要不杀吧,万圣阁不放过他,她也心疼。

两难的抉择。

少侠还在发呆,被方思明瞪了一眼,下意识往后退一步,正好被他顺势挡在身后:“今日是最后一天,许将军要不要归顺万圣阁?还是说,让我将这里变成地狱?”

“七尺男儿,可战死,不可受辱!”许将军呸了一声,怒道。

 

信念。

他们的信念虽不同,但对于信念,他们却一样执着。

少侠深知自己并不能劝动许老将军,只能再一次寄希望于方思明,希望他能换一种解决方式:“你想干什么?!”

“与你无关。”

方思明想了想,把想说的下一句挤了出来:“不想受伤就赶紧离开。”

在云梦呆着的时候,曾听说引梦术会对人造成伤害,他不希望她被误伤。

 

可她仿佛没听见他的话,愣愣地站在原地,任由引梦之术带她回到许将军的噩梦中。

 

噩梦啊……

看着许将军的过往,她想起了自己初入江湖时的无忧无虑,交心好友如左明珠和施茵,是能够聚在一起说笑的挚友。

她想起了香帅和胡大哥,还有快网张三,想起一起吃烤鱼的闲适。

她想起了苏蓉蓉的劝诫和关心、李红袖逼着她看书的无奈、宋甜甜做的点心。

最后,她想起了雪庐书院的初遇。那个时候的自己还不知道怎么和人打交道,面对陌生的方思明,勉强憋出几句话就已十分艰难。

那个时候还只能尴尬地说“大侠你好”的人,现在都敢给他取绰号。

 

那是她想象中的江湖。

简单、幸福,她能保护所有人,所有人都和她没有矛盾,只有友谊。

 

可现在她知道了万圣阁,认识了真正的方思明,更深的漩涡将她的美梦击得粉碎。

她不能和香帅明言她的苦恼,她只能敷衍蓉蓉姐,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心,她避开自己的师门,怕自己会给师门带来灾难。

正邪不两立。

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压抑得她喘不过气。

 

“你快放了那些无辜的人啊!”

“在他拒绝我的那一刻,就该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等等!!!”

那个忠义老将军的鲜血,就这样溅在她的脸上。

 

她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看到方思明杀人,娴熟,老练,不带一丝犹豫。

金陵城门的那位老屠户,切肉切了十年,手起,刀落,肉碎。亚男师姐说,那也算一门功夫。门外汉去试,根本做不到他那样一气呵成。

她不解,师姐解释说,因为熟能生巧。

现在她明白了,方思明也是杀了十年的人,才能在夺取他人性命时,如此一气呵成。

熟能生巧。

 

“不……我不懂啊!”

“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要在这里苦苦相逼!”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到底要什么!”

“你回答我啊!回答我!!!”

少侠不是在问他。

她在怒吼,不知道对谁。

对天?对命?对人心。

从单纯到复杂的过程,果然好痛苦。

她死死握住剑柄,仿佛那样能给自己一点勇气,去面对方思明可能给出的任何答案。

 

“违背我义父的命令,等于亲手断送了自己的活路。”

“现在你了解了我是什么样的人,这个‘朋友’你还要不要了?”

她闻言,愣愣地盯着他。

他弯下腰,小心翼翼地把她脸上的血轻轻抹去,仔细地避开尖锐的手甲刺到她。

“……方思明……你……”

“嗯?”

他做好了接受她的任何质问的准备,但她似乎只是呢喃他的名字,并没有下文。

 

……

 

那天晚上,替方思明向楚留香传完话,少侠像是费劲了一生的力气。

原随云的阴谋和计较,她猜到了几分,但已经不想管了。

香帅会处理好的吧。

她摊在桌上,一口一口灌酒。

香帅来关心她,甚至问她要不要回华山避一避。

她拒绝了。

 

之前,方思明曾约她喝酒,喝的是最普通的烧刀子。

她不明白,什么事那么复杂,能让方思明郁闷到用最差的酒来灌醉自己。

现在她懂了。

可她真的不想懂。

蓉蓉姐曾说,不希望自己懂得复杂的事物。

她不以为意,觉得就算最复杂最难学的清风诀她都学会了,还有什么能比那个更难伺候?

情之一字,为之何苦。

她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她花完了口袋里所有的钱,典当了几个值钱的宝物,买光了小客栈里最差的酒,躲在一旁的瀑布下痛饮。

好疼。

火辣辣的酒折磨着她的喉咙,都快滴出血来。

比不上心疼。

万圣阁。

该死的万圣阁啊……像个巨大的笼子,困住他。

可惜自己太弱,贸然与万圣阁对抗,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

未完待续


共线到这里就结束啦,还有两个结局,一个好的一个虐的……

评论(19)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