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五)

灵犀意·心弦之乱


方思明有黑化注意。

少侠略黑化注意(其实是伏笔啦)。

少侠不是傻白甜!不是傻白甜!不是傻白甜!真要爆发战斗力还是很凶的毕竟是江湖中人……虽然傻白甜适合写甜饼但我真的写不来太傻的女主……

而且我觉得方思明不喜欢傻白甜的女人(大概?)

————————

少侠一觉醒来,还觉得那股酒劲折腾得自己脑壳疼。

方思明喝的什么酒啊……后劲那么大。

二丫来找她放孔明灯,她还是觉得晕乎乎的。偏偏天公不作美,又下起了雨。

她呆呆地站在雨里,想着方思明和她提起的那位故人。

好疼。

不知道是心疼,还是因为酒劲让自己不太舒服。

 

二丫还是出了事。一巴掌,一脚踢,这样还没能揍醒这两个脑子坏了的男人。张铁柱居然还在赌,输得一塌糊涂后,居然还想把二丫卖去玲珑坊。

玲珑坊!?

二丫怎么能……!!!

少侠也顾不得自己的一身伤了,提起轻功直奔洛镇门口,好歹赶上了梁妈妈的车队。

“我们背后的人,你得罪不起!”梁妈妈恐吓道。

“管他是谁!不许你们带走二丫!!!”

她一人一剑,砍翻了所有挡在二丫面前的黑衣人。

忍住胃里翻涌的腥味,她死死咬住唇,不让真气泄露出来。招式也越发狠戾。

一旦这口气断了,便再也没了战斗下去的能力,便再也保护不了二丫了!

 

她现在的样子,和万圣阁里那些无心无情的杀手没什么两样。

招招致命。

战斗拖得越久,对她越不利。

所以,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女侠,我……”

二丫救助般看向她,只为了求得一个肯定的答案。

“为了自己多考虑一些……咳咳!!!”

透支任何事物,都会付出代价的。

何况是透支自己的身体呢。

但为了二丫,为了她愿意支持的、保护的人,她可以豁出去,不管不顾。

那二丫呢,为了她的努力,她会怎么做?

 

她终于决定抛弃自己的父亲和弟弟。

 

“爹!我也是你的女儿,我的心也是肉长的。为什么,为什么被舍弃的总是我?”

“爹,恕我不孝,我不想去金陵!”

太好了。

二丫的命运,终于被改变了。

她总算露出了笑容。

她终于不用受那两个姓张的虐待了。

太好了。

太……

 

昏迷之前,少侠感受到了一股杀意从天而降,却已无力还手。

等等,似乎不是冲着自己来的?

“……金陵……对他……好好招待,千万不要客气。”

“是……是!”

断断续续的,好耳熟的声音。

不知为何,危险的感觉伴随那声音,竟使得她感受到久违的安心。

她嗅了嗅鼻子,闻到了好闻的味道,便往扶住她的怀抱蹭了蹭,睡了过去。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沉。

方思明一手拉住她,没防备她往自己这儿蹭,干脆整个人都挂在了他身上。

“喂。给我起来。”

“呼……”

睡着了。真会挑时候。

一身伤,还管这个管那个,自己的事倒是扔在一边。

“……愚蠢之至。”

没忍住说了她一句,反正她也听不见。

不,就算听见了也不会听话吧。看似乖巧的少女,却从来信奉我行我素的行为方式。

 

这衣服真单薄啊。

方思明把手搭在她的肩上传渡真气时不由得感慨。

伤得挺重,还穿那么少,华山已经穷到这个地步了?

上次给了她的240万,是都拿去还债了吗?

那剩下的呢?都不够给自己买件衣服?

“……”

方思明放弃思考这个问题。不懂得“华山之穷”到底穷到什么地步,他真没法理解少侠的处境。

下次索性送件衣服当回礼好了。

她穿什么好看?

送衣服会不会显得自己太唐突?

脑子乱糟糟的,任务完成了应该及时回去向义父汇报,他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非要留下来看这场与自己无关的闹剧。

因为二丫与自己相似?

因为她是这场闹剧的参与者?

 

她出手,能够带领二丫去往云梦拜师,这对向往云梦的二丫来说,应是最好的结局。

但他只能让梁妈妈带她去金陵,这件事还吓到了二丫。

那些下手没个轻重的属下还加深了少侠的伤势。

他的属下被少侠杀死了,他没有觉得丝毫惋惜和心疼的感觉。

他们太弱。

她变强了。

当她的鲜血溅到他们的身上,这一点让方思明莫名地嫉妒那些蝼蚁。

如果那时出手的是自己……

纤长尖锐的手甲搭上了少女的脖颈。

不像自己的冰冷,她的鲜血,一定是温热的。

稍一用力,淡青色的血管便扭曲起来,在浅色的皮肤下显得突兀。

大概是感觉到了疼,少侠无意识扭动了一下身体,不出意外地撞到尖锐的东西,瑟缩了一下脖子。

不会的。

就这样刺下去,只要速度足够快,就能令她的死亡不会带上任何痛苦。

 

“呜……”

她发出一声幼兽般的呜咽,打断了他疯狂的思绪。

也该醒了。

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应该是楚留香和他的小美人着急来寻她。

“呵。”

怎么,有了那位还不够,又盯上了少侠?

还真是博爱。

他分不清爱之间的区别,只能勉强搞清爱与不爱的差距。

楚留香关心她,称她为“小友”,“小朋友”,那也就证明,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足够亲密。

还真是小朋友。

幼稚之至。

“小蠢货。就那么没防备?”

下次再好好教育她吧。

方思明在那两人靠近的瞬间,闪身消失在原地。

 

“咦?香帅?蓉蓉姐,你们怎么来了?”

“你去了哪呀,叫我们好找。”苏蓉蓉上前,发现她的气色好了许多:“还以为你遇到了不测呢。”

少侠自己也一头雾水:“对了,张铁柱和张小宝呢?”

她猛然想起他们俩,问道。

“张小宝被带去金陵,张铁柱不知死活地跟过去。”

楚留香若有所思地合了扇子:“对了,你可知道方思明也来过了。”

“他?他来做什么?”

二丫的事?

自己已经解决了啊。

张铁柱和张小宝?

他要是来,估计会把那两个家伙给打死吧……但他们去了金陵,看来他也没插手啊。

所以他到底来干嘛的?

“这方思明来头不简单。”

“啊……是啊。”

当然不简单了,他很有钱!喝的是自己赊账都不敢买的酒!

少侠暗暗腹诽。

我要像他一样有钱,还怕华山还不起武当的债吗?

 

“我有一句话同你讲。”苏蓉蓉拉开少侠,悄悄地说道。

说是一句,苏蓉蓉语重心长地重复了好几遍,无非就是“方思明对你还不错,但他不是好人,离他远点。”

“他也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信他。”

“你有了决断便好。”苏蓉蓉对她的回答未置可否,“不过,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们怎么样我也管不住,但有一点,千万不许爱上他。”

“为什么?”

“你自然会知晓。”

“……好。”少侠答应着,苏蓉蓉才放心地牵着她的手,把她带回客栈。

 

到底,她也没说出自己的心思。

那袭完美融于夜色的身影,是会成为她的魔障,还是她的仙境?

她不知道。

她只要相信他就够了。

————————

未完待续


下一章就有选项了……我还是决定开分线……貌似大部分的你们都喜欢甜的么……

评论(14)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