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四)

灵犀意·试探真心

————————

方思明去了中原。

这事儿被一个船夫说漏了嘴,于是少侠也去了中原。

按理说泄露行踪,该被清除掉,但是能吸引少侠跟来,也算是一种意外之喜。

至于这喜,是能够更方便监视她,还是莫须有的巧遇,就得问方思明本人了。

 

少侠也得了意外之喜。

遇见了香帅,遇见了胡大哥,还遇见了永远美丽的蓉蓉姐。

“胡闹。”白衣女子假装生气地嗔怪,眼里掩藏不住笑意,却转眼发现了少侠的不对劲:“你气色看起来不太好,可是受了伤?”

“没事没事啦。”她摇摇头,敷衍地糊弄了过去。

 

一阵骚动后,少侠没忍住好奇心,向洛镇的居民打听了关于二丫的故事。

“这……还真是……”

大开眼界。

恶人,她见过不少了。

就连万圣阁的几位都打过照面,但她始终觉得,恶人也有善意的地方。

哪怕在世人眼中十恶不赦,杀人如麻的恶鬼,也总有他的道理,他的苦衷,他的温柔。

比如方思明。

如果说他是恶鬼,天下哪有那么温柔的鬼呀。

但这张铁柱和张小宝,她横看竖看也没看出哪儿值得为他们辩护的地方。

心疼二丫。

多好的孩子啊。

她有多心疼二丫,就有多气愤她的父亲和弟弟。

 

好在她遇到了愿意出手帮助二丫的方思明。

好?

可太好了。

方思明成功地往少侠的心头火上浇了桶油。虽然他的本意并不是这样。

“那个女孩是……”

“一个不认识的可怜人。我给了些钱让她回去还债,但是她没有要。”

他的话,少侠总是听得格外认真,还时不时点点头。

方思明以为她并不想讨论这个,便转移了话题。

“你……”

“我?”

“……受伤了?”一只傲娇能如此直白地关心他人实属难得,而这只傲娇还不是普通的傲娇。

“没事没事啦,不疼。”

可惜少侠直接回绝了他。

只因她听了他的话更气愤了,现在少侠满脑子都是去替二丫给那两个不知死的混账一点教训,没工夫考虑自己的事。

 

“下贱的东西!”

“快给老子滚!”

这话对着一个小姑娘讲实在是太让人作呕,以至于从来随和温柔的她,上手就送了她爹一脚螺旋踢。

又送了她弟弟一记大力的耳光。

干脆利落,毫不犹豫。

还没走远的方思明听到那一声清脆响亮余音绕梁的“啪”,吃惊不小。

即便他吃惊起来也还是那个表情,但他确实被刷新了对少侠的认知。

傻姑娘?

傻姑娘凶起来,气势一点也不输林清辉。

 

夜半,落在屋顶的方思明喝着酒,看到少侠,和她提及了“一位故人”。

过去的自己。

还真是故人——那个时候的心情,现在已经被蒙上了一层薄雾,看不真切。仿佛是与自己无关的存在,却又真实地存在于脑海。

他不敢明说,只能旁敲侧击地试探她。

少女歪着头,手中的酒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犹豫的最后,她伸出手想要安慰他,被他猛地甩开。

她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隔了很久,才缓缓跳下了屋顶。

 

“父亲么……”

她会理解吗?如果他说了实话,她会怎么做?

会嘲笑自己的愚蠢吗?

还是……

对了,她受了伤,似乎不应该喝这么烈的酒。

他想起自己丢给她的那只酒杯。

顺手一丢。

“………………”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

方思明懵了一会儿,意外地把父亲的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

未完待续


还有一更……啊怎么觉得写得太OOC了。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