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三)

灵犀意·心事重重

这个只是过渡段,明天就有对手戏了……嗨呀,传记里说林清辉老那那事儿嘲讽方思明……啧。不过我觉得这女人很强诶,我个人还挺喜欢的。

——————————

“哦,小友可是说那位斗篷客人。”

“姑且暂时作为朋友吧。”

“原来如此,多谢香帅。”

她终究没有问万圣阁的事。

既然是朋友,何必问那么多呢。

她只想记住,他救过她,这就足够了。

 

“少主,那位华山弟子——”

“无妨。”

他终究没有干涉她的行动。

怎么和义父解释呢?就说缁衣楼办事不利吧。

对于越是纯粹的事物,他就越想破坏掉那份存粹的思想——想让她去看看,让她看见世人恶心的嘴脸,让她的单纯分崩离析。

 

万福万寿园,若只是参加盛宴,蹭一顿吃喝,倒也无妨。可总是事与愿违。野心勃勃的金四爷那副宁可变成尸人也要夺取权利的样子,真心吓了她一跳。

同门相残,血脉反目,手足无情。

为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居然会是这样!!!

金老太太请她不要将此事外扬时,她移开了视线,点了点头。

 

这是她第二次,看到这样可怖的场面。

第一次的时候,她被炸下了船,险些淹死。

她缓缓地摇头,逃离了万福万寿园。

 

“咳……”

火灾过后又被偷袭,虽然生命并无大碍,但伤,肯定伤得不轻。

“这唱词……是那日云大哥死时听到的声音!是她!”

居然遇到了林清辉。

“可恶!又让她跑了!”

真是没用……

如此下去,云大哥的仇何时才能报!

少侠倚着墙,茫然地抬头,看着月明星稀。

该说不愧是十二连环坞的主母吗?她那几个杀手,虽说以少侠之能不足为惧,但负伤迎战,还是吃了亏。

好疼。

真的好疼。

但怎么都比不上心疼。

 

少侠做了个梦,梦回那天,在桅杆上一战武维扬。

 

曾经她不懂,也不需要懂,这个江湖上的恩恩怨怨,她觉得离她很遥远。

所以她困惑,武维扬为什么要杀云大哥?明明是那么要好的生死兄弟啊。

 

“那就杀了吧。”

杀了武维扬?

对!杀了他!!!

这个念头像是毒瘾一般盘踞在心中,以至于她发挥出的力量,比起那两位在江湖中闯荡数年的侠侣还要强大。

那不是武学的功力深厚,那是执念。

那份执念强大到,让安安静静在一旁观战的方思明感受到了危机。

强大到,她才出江湖,就成为了阻碍万圣阁计划的绊脚石。

 

“云大哥……”

少侠在梦中迷迷糊糊地叫出的名字,轻声细语,却让一旁屋顶上的一黑一白听得分明。

 

“呵。还真是个执着的小妹妹呢。”

“与你无关。”

“是是,把她杀下水去的并不是我。”妖娆的女子低低一笑:“不过,你可真下得去手哦?那么可爱的小姑娘。”

“……闭嘴。”

“该说不愧是你,对着这样的孩子都没有任何想法吗?”白衣女子不以为然地撩拨着头发,“还是觉得自己,不行?”

“……”

方思明并不想回答她。

被她以此为嘲讽已经不是第一次,开始还觉得恼羞成怒,现在再听到这些,他的内心平静得起不了半点波澜。

“我先走了,你别误了义父大事。”

“她呢?”

“与你无关。”

居然不杀她?

林清辉看着方思明离去的背影着实有点吃惊。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转了性子,对于这样的阻碍,难道不是清除掉更好吗?

有趣。

要不要插把手,怂恿那个小妹妹爱上他?再让她看到他的真面目,她会有怎样的反应呢?

罢了。

那个小姑娘跟着楚留香,怕是不会有方思明的机会了。

林清辉可惜地想着,顺便思考了一下怎么弄死楚留香。

—————————

未完待续

评论(4)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