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悠

常用笔名穆悠,字简言。专业发放玻璃渣,偶尔发糖,也是劣质阿尔卑斯系列。占tag抱歉。

灵犀意——华山成女×方思明(二)

灵犀意·阴差阳错(二)

——————————

武当出了名的是去点香阁陪酒的蔡居诚;云梦出了名的是那里头什么都有、跟个聚宝盆似的汤池;少林出了名的是与“慈悲为怀”截然相反的打杀作风;暗香出了名的是帅气却毫无地位的男弟子、以及那位神秘的兰花先生。

而华山出了名的,是穷。

 

是个人都知道,更不要说消息灵通,眼线遍布的万圣阁。

 

天机阁的李小四帮多少人写过信?他自己都不记得。

就算是万圣阁的朱文圭他也不是没见过。

但他还真没见过,有什么人会给华山寄钱。

华山重振雄风了?还债了?他们到底欠了武当多少钱?

李小四一边规规矩矩地替这位万圣阁少主写回信,一边百无聊赖地想着。

 

少侠收到神秘来信时,发现还外带一个大包裹。在天寒地冻的华山浩然台上,她抱着那个包裹差点感动地哭出声。

240万铜钱啊!!!

她这辈子都没有任何机会,在同一时刻里,见到那么多钱!!!

啊!!!

谷潇潇师姐一定会喜欢的!!!

 

在一旁披着人皮面具,伪装成华山弟子盯梢的某位眼线纠结地看着少侠,嘀咕着这个情况要怎么向自家少主汇报。

她看上去很高兴?可为什么很高兴却看着要哭出来了?

她看上去不高兴?可为什么不高兴却抱着包裹不放手?

好冷啊。

还是早点回去汇报吧。希望少主再也别把这种活丢给自己了。

 

听完毫无条理的汇报后,方思明皱了皱眉,决定下次送她点别的。

钱,果然太俗。

身为万圣阁的少主,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不到穷的。

 

事后,那位眼线觉得自己汇报的方式不太对。

幸运的是,他汇报完后还活着,那就证明少主听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倒霉的是,自己又接到了监视她的任务。

烦躁啊。

又得去华山喝冷风了。

“那个小姑娘不如趁早归顺了自家少主,还怕没钱用?”

说的有理。

但那个小姑娘会不会把他家少主吃穷呢?

他却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很快,江湖风云巨变。缁衣楼在几大门派里挑拨离间、威胁逼迫的事传到了江南一带。楚留香带着他的小友与胡铁花等人也及时赶到严州城,使严州百姓免于灭门危机。

但是香帅的行踪和那位“斗篷客人”一样神秘,脚刚踏进严州城,瞬间没了踪影。

胡铁花和少侠:“……”

 

被忽悠着跑腿不是第一次了,被追杀不是第一次了,被这位神秘人吓到也不是第一次了。

但是被他救,还是头一回。

 

方思明顺手解决了尾随少侠意欲刺杀她的杀手,不出意外,再次得到了她无比怪异的感谢。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我的身份,只要知道我暂时是你们的朋友就可以了。”

“啊,谢谢你!”

不等方思明开口,她一个九十度鞠躬,那毕恭毕敬的样子,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有多害怕这个神秘人。

万圣阁么,势力很大,名声很差。起码在江湖上是这样的。

但是她不觉得。

“请你收下这个吧!”

方思明低头一看,一大捧木芙蓉赫然映入眼帘。

给我的?花?

这要怎么拿回去……捧着吗?

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捧着木芙蓉花的样子,瞬间准备好了拒绝的说辞。

他看了一眼少侠的脸,那双水汪汪亮晶晶的眸子满怀期待地对着他眨呀眨。

“………………谢了。”

准备好的拒绝辞说出口,硬生生变成了这两个字。

拿花的手,微微颤抖。

找个地方随手扔了吧。总不见得捧回万圣阁?

“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好!那,路上小心!”

闻言,他一愣。

路上小心?

第一次有人这么告诉他。

“嗯。”

还是捧回万圣阁吧。

木芙蓉应该挺贵?而华山那么穷,那么大一捧,她一定花了不少钱。

这么想,就觉得扔了挺可惜的。

方思明成功地说服了自己。

 

那个被派去盯梢少侠的眼线十分高兴地收到了自家少主召他回来的飞鹰传书。

他开心得眼泪都快冻出来了。

甚至觉得那冰冷阴暗的万圣阁简直是如家般温馨的港湾。

“少主,您传唤我是为——”

踏进万圣阁的那一瞬间,他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那么多花是哪儿来的?

“你的任务,去把它们养活了。”

方思明搁下这句话,抬腿就走。

???

少主啊我还是回华山吹冷风吧杀人我在行但养花我哪会啊……

 

是夜,方思明跃身上了楼顶。

他并不是喜欢一个人,而是觉得,没有人会愿意、也没有人能够理解他的孤单。

那义父呢?

儿时的无情打骂与令人不解的疼惜善待交替闪过脑海。

他猛地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镶金的小酒杯,反射着柔白月色,给他整个人都镀上了一层温柔的光芒。

温柔么……倒是和她很像。

她很纯粹。

是与他格格不入的存在。

是理当不应与他有任何交集的存在。

所以,这份不该有的感情,究竟该如何处置?

命运总是很爱开玩笑。

被父母抛弃的他,幸运地因为同病相怜而遇到了愿意收养自己的人。

可这个人,却又如此虐待他,利用他。

他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天赋。习武也好,杀人也好,琴棋书画也好。

但正常人都能做到的最原始的事,他却做不到。

现在若是沉溺于这份难能可贵的温柔之中,是不是等到将来,他的身份暴露,那个少女也会怒目而视,轻蔑地与他恩断义绝?

 

酒都喝完了,夜还很漫长。

方思明还是没能思考出答案来。

她会吗?她不会吗?

无解。

这个答案,他决定交给她来作答。

 

“有缘再会。”

他想起在他们江南,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啊,有缘再会。

哪怕这缘,也许是阴差阳错的孽缘。

————————

未完待续


话说你们喜欢虐的还是甜的啊……我擅长写虐但我……对着他我下不去手……

评论(33)

热度(160)